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动一步,立即死!_我有一剑
书荒啦文学网 > 我有一剑 >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动一步,立即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章:动一步,立即死!

  随着素裙女子的出现,那大道笔主人脸色顿时为之一变,下意识就要逃,素裙女子突然瞥了他一眼,“动一步,立刻死!”

  大道笔主人:“......”

  素裙女子缓缓转头看向那梵昭帝,此刻梵昭帝也在看着她。

  此时的梵昭帝与当初相比,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她现在不仅与恶道最终融合,还将曾经万世修为全部继承,现在的她,即使是十级宇宙文明的大道之祖都奈何不得她。

  可以说,她现在的强,已经超出了已知宇宙文明的上限。

  梵昭帝盯着素裙女子,脸上没有曾经的凝重,而是带着微笑,非常的气定神闲,“我曾说过,给我时间,我将超越你,你应该未曾想到,这一天竟然来的如此之快吧?”

  说罢,她右手突然猛地紧握。

  轰!

  一道血红色雷柱突然自她体内冲天而起,直入宇宙星河深处。

  只是一瞬间,整个宇宙亿万劫数纷纷响应,似潮水一般汇聚而来,然后涌入她的体内。

  这一刻,她的气息之强,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那站在虚空之上的祖道此刻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一刻它突然发现,它好像被利用了。

  眼前这女人来找它帮忙时,它并没有犹豫,因为真神的行为确实已经威胁到它。

  对!

  是威胁到它!

  所谓的芸芸众生,对它而言,那都是浮云。

  他之所以来,完全是因为辞真已经威胁到他,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相助梵昭帝,并且对她解开限制,让亿万恶道劫数相助她。

  但他没有想到,梵昭帝就是恶道,恶道就是梵昭帝,二者一结合,实力不知翻了多少倍,在加上先前他的相助,此时这梵昭帝的实力已经严重威胁到他!

  被这女人算计了!

  善道太强,不行!

  恶道太强,也不行!

  对他祖道来说,平衡才是最好的。

  随着无数宇宙文明的恶劫源源不断的相助,此时梵昭帝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竟然已经远远超越了先前万道齐聚时的那股威压。

  梵昭帝盯着素裙女子,“当日之辱,今当百倍报之!”

  声音落下,她突然消失在原地。

  嗤!

  刹那间,亿万劫自场中撕裂而过,直奔素裙女子去。

  这一刻,她代表着无数文明的亿万劫。

  亘古以来,恶道之中最强。

  远处,素裙女子目光一直很平静,当梵昭帝朝着她冲来时,她突然朝前踏出一步,不知何时,她手中出现了一柄剑,接着,那梵昭帝还未反应过来,素裙女子便是就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与此同时,一柄剑已经直直刺入了她眉间。

  轰!

  梵昭帝直接僵在原地,亿万劫在这一刻破碎......

  那祖道直接看懵。

  素裙女子盯着近在咫尺满脸惊愕的梵昭帝,一字一顿道:“你...在...跟...我....装....什...么?”

  说着,她右手突然一巴掌拍在梵昭帝肩膀上。

  轰!

  肉身破碎,灵魂下跪。

  梵昭帝灵魂就那么跪在了那里......

  祖道看着这一切,直接刷新了三观。

  大道笔主人默然不语。

  梵昭帝跪在那里,满脸的茫然.....

  素裙女子突然转身走到叶观身旁,她俯身轻轻抱起叶观,这时,大道笔主人突然道:“他的命格与气运,明明已经彻底消失......”

  素裙女子转头看了一眼大道笔主人,“让他命格与气运消失,是为了让他更强,不是为了让他死,懂?”

  大道笔主人表情僵住。

  素裙女子道:“滚回银河系,再敢踏出银河系半步,我取你狗命。”

  “马上就滚!”

  大道笔主人转身就跑,眨眼间,他就回到了银河系,正当他送了一口气时,一股神秘力量从天而降,瞬间将他修为镇压......

  大道笔主人面如灰色,“完了。”

  劫界。

  素裙女子抬头看向那祖道,祖道犹豫了下,然后道:“阁下,万道万灵......”

  “滚!”

  素裙女子话音刚落,那祖道直接化为一道灰烬。

  原来,他只是一道投影虚像。

  素裙女子抱着叶观离去。

  这时,那梵昭帝突然道:“不杀我?”

  素裙女子头也不会,“尔不配!”

  梵昭帝看着远处,不悲不喜......

  待素裙女子彻底消失后,梵昭帝缓缓站了起来,她突然轻笑起来,“想拿我给你侄子做磨刀石?好呀.....那我们就看看你这废物侄儿能不能斗的过我!”

  说完,她转身消失在星河深处。

  不一会,她来到一片茫茫的星空之中,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她面前响起,“早就与你说过,即使融合万道,你也打不过她,你不信。”

  梵昭帝双眼缓缓闭了起来,“我还差最后一步,就可以超越世间一切道,那时必能与她一战.......”

  那声音道:“是你将自己善念丢了,导致现在大道缺陷,不完美,怪谁?”

  梵昭帝双手紧紧握着,突然,她双目睁开,咆哮,“不杀她,吾此生活着,毫无意义!!”

  说着,她直接消失在宇宙最深处,与此同时,她声音自那片星河身穿缓缓传来,“我看谁斗得过谁!”

  ...

  星空之中,素裙女子抱着叶观走到了白衫男子面前,白衫男子接过叶观,看着怀中的叶观,他轻声道:“青儿,我当初恨我父亲,可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变成了他那样......”

  说着,他微微摇头,“不经历真正的绝望与失败,以后即使破神,也会有缺陷,我不想让他走我的老路......”

  素裙女子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擦了擦叶观脸上的污血。

  白衫男子道:“青儿,观玄宇宙与真宇宙......”

  素裙女子道:“已全部封印,收入小塔特殊时空之中,待他有朝一日自己解封。”

  白衫男子点了点头,又道:“那位辞姑娘......”

  素裙女子平静道:“犟。”

  白衫男子有些疑惑。

  素裙女子道:“他们之间的感情事,我们莫要掺和了。”

  白衫男子点了点头,“走吧!有些事情得去给这小子处理一下。”

  ....

  九州域。

  神州。

  这一日,左族正在大摆宴席,举族欢腾。

  为首的左楼今日更是穿上了一件大红长袍,脸上笑的如菊花般灿烂。

  为何这么高兴?

  因为就在刚刚,他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创世道殿与观玄宇宙一战,创世道殿完胜,叶观战死,观玄宇宙与真宇宙直接从宇宙消失......

  是的,整个官宣宇宙与真宇宙已经从宇宙版图中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创世道殿大获全胜!

  不得不说,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真是重重松了一口气,悬在喉咙口的那颗心这才掉了下去。

  之前他带着左族跑路时,还是提心吊胆的,因为那素裙女子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他怕叶观来报复,但他没有想到,叶观竟然直接去了劫界,与创世道殿干了起来。

  而现在,叶观战死,真宇宙与观玄宇宙彻底消失......

  左族高枕无忧也!

  最重要的是,左族还攀上了创世道殿这条大腿,在他的带领下,左族必能够超越当年左族先祖时的辉煌,他左楼的名字也将单开一页,排在第一位。

  想到这,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了,“原以为那素裙女子有点东西,未曾想到,这一战面对创世道殿,她竟然都不敢现身,真是可笑......”

  话音刚落,不远处府邸大门处,一名男子与一名女子缓缓走了进来。

  男子身着一袭白衫,女子身着一袭素裙。

  见到二人,四周一众左族的强者皆是满脸疑惑,这是谁?

  而那坐在首位的左楼猛地坐了起来,他死死盯着不远处的二人,与此同时,左族的所有顶级强者出现在四周,他们紧紧盯着走来的这两人,神色戒备,玄气运转,随时准备出手。

  左楼死死盯着素裙女子,心中无比戒备,脸上也没了任何笑容,“我已经通知创世道殿,创世道殿马上就到......”

  素裙女子看着左楼,面无表情。

  左楼突然神色一狞,直接拿出一块黑色令牌捏碎。

  轰!

  一道黑光自那块令牌之中冲天而起,天际,那道黑光之中,一道虚影缓缓凝聚,紧接着,一道道强大的气息自天地间弥漫开来。

  唤祖!

  在见到素裙女子与白衫男子那一刻,左楼就知今日这事绝无可能善了,因此,他果断唤祖。

  妈的!

  拼了!

  见到左楼竟然直接唤祖,场中那些左族的强者皆是有些懵,这二人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得族长直接唤祖?

  很快,场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血脉威压。

  这是来自老祖的威压。

  场中所有左族强者连忙跪了下去,行礼叩拜。

  左楼也是深深一礼,那股来自血脉深处的威压让得他很不适应,但又无法反抗。

  天际,那道黑光之中出现了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他双手负在身后,面无表情,但有一股无形的威势。

  左家老祖左凉!

  左凉看了一眼下方那些跪着的左家子孙,然后又看向素裙女子与白衫男子,当看到二人时,他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因为他根本无法感应到对方。

  怎么回事?

  左凉盯着二人,心中疑惑,但很快镇定下来,他打量了一眼二人后,道:“两位,我叫左凉。”

  白衫男子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未曾听过。”

  左凉双眼微眯,目光渐渐冰冷,“未曾听过吾名?”

  白衫男子点头。

  左凉平静道:“看来,两位还没有接触高端圈子。”

  白衫男子:“.......”

  左凉继续道:“可听过九级宇宙文明?”

  白衫男子点头,“倒是听过。”

  左凉轻笑,“那你不知我?你可知,我在九级宇宙文明乃是.......”

  素裙女子突然将白衫男子拉到身后,“莫要与他浪费时间。”

  说着,她拂袖一挥。

  嗤!

  一道剑光直接洞穿左凉眉间。

  而左凉还未反应过来,素裙女子再次拂袖一挥,瞬息间,整个左族所有强者脑袋齐齐冲天而起,鲜血如柱。

  素裙女子拉着白衫男子转身就走。

  除那已经远游的左雁外,整个左族举族皆死,干干净净......

  ...

  盘州。

  这一日,盘族府邸门口突然走来一男一女。

  二人朝着盘族内走去,就在要走进去时,一名迎面走来,这少年正是那与叶观一同从九州镇出来的林立。

  当林立见到那男子时,顿时一怔,随即道:“您......可是叶哥的父亲?”

  白衫男子笑道:“你怎么知道?”

  林立兴奋道:“你们可太像了。”

  白衫男子哈哈一笑。

  林立忙道:“你们是来找叶哥的吧?他现在不在盘州,具体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哎。”

  白衫男子微微一笑,“我们不是来找他的,我们来这里,是另有要事办。”

  林立忙道:“那我去给你们通报一声,你们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要去通报,而这时,白衫男子笑道:“不用。”

  说着,他拉着身旁的素裙女子朝着盘府内走去,而在经过林立身旁时,白衫男子突然停下脚步,他转身看向林立腰间的剑,笑道:“你还是一位剑修呢。”

  林立忙笑道:“是的,叶哥走的时候,还教了我一招非常非常厉害的剑技,叫斩天拔剑术,这可是他自创的......叶哥可真是天才啊。”

  他自从学习了那招斩天拔剑术后,他的实力顿时提升了不知多少,因此,对于叶观更是发自肺腑的敬佩。

  自创!

  白衫男子听到这句话时,顿时笑了起来,“他真的说那是他自创的吗?”

  林立连忙点头,“是的。”

  白衫男子笑了笑,“他脸皮可真厚,哈哈!”

  林立有些疑惑,“难道不是叶哥自创的吗?”

  白衫男子点头,然后认真道:“其实,是我创的。”

  青衫男子:“.......”

  林立挠了挠头,然后咧嘴一笑,道:“你们是父子,你创造的跟他创造的没有什么区别哈。”

  青衫男子笑了笑,“说的对!”

  说着,他并指一点,一缕剑气突然没入林立眉间。

  林立双眼圆睁,无数信息涌入他识海之中。

  青衫男子笑道:“这是一道传承,至于能吸收多少,就看你自己造化了。”

  说着,他拉着身旁的素裙女子朝着盘族府内走去。

  而门外,林立此刻已经彻底懵了。

  那缕剑气内的传承直接刷新了他对剑道还有武道的认知.......

  反应过来后,林立突然对着府邸内方向跪了下去,深深一拜。

  ...

  盘族府邸内,盘镇坐在首位。

  当看到素裙女子二人走进来时,盘镇轻声道:“你们来了。”

  他并没有意外,因为直觉告诉他,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

  当他回到盘族得知盘菱的所作所为时,他只有深深的自责与后悔。

  是自己没有把女儿教好啊!

  其实,盘菱选择让叶观离去,这个决定,他并不觉得有错,毕竟,盘菱还年轻,还看不深,这对盘族来说,可以说是老成持重选择。

  但是,盘菱选择去帮助创世道殿落井下石叶观,这就是千错万错。

  毕竟,盘族与叶观是有一段香火情的,而且,在武州对她出手时,叶观还出手相助过,可以说,叶观对她是有救命之恩的,而她的这种行为,无疑是恩将仇报。

  这是人品不行!

  做人,能力不行,没有关系,但是,人品不能不行啊!

  白衫男子盯着盘镇看了片刻后,道:“恩是恩,仇是仇,阁下当初带着我儿子离开那个地方,这算是他欠阁下的人情,他现在不方便,这个人情,当爹的来还。”

  说着,他掌心摊开,一枚纳戒缓缓飘至那盘镇面前。

  盘镇看了一眼纳戒,心猛地一跳,但他并没有接,而是起身对着白衫男子深深一礼,“阁下,可否放过我盘族?”

  白衫男子摇头,他拉着素裙女子转瞬离去,而在二人离开大殿的那一刻,盘族内,无数顶级盘族强者顿时暴毙而亡......

  盘镇沉默片刻后,他坐在了椅子上,双眼缓缓闭了起来,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了下去。

  这结果,已是万幸了。

  ...

  武州。

  素裙女子二人来到一座府邸,当要进入其中时,一名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这女子正是从九州镇出来的岳柳。

  岳柳在看到二人时,微微一怔,她目光落在那白衫男子身上,“你是那位叶公子的......”

  白衫男子微笑道:“父亲。”

  岳柳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白衫男子笑道:“你是他的朋友吗?”

  岳柳当即摇头,“不是。”

  同时暗暗戒备。

  她可是知道武州与叶观之间关系的,就在不久前,武州之主槐睺还带着武州顶级强者去杀叶观......

  这个时候承认与叶观是朋友,那不是愚蠢找死吗?

  听到岳柳的话,白衫男子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带着素裙女子朝着府内走去。

  看着走向府内的二人,岳柳有些疑惑,他们这是来做什么?自投罗网?

  ...

  此时,槐睺坐在院子内,当见到素裙女子时,他脸色瞬间剧变,“是你......”

  白衫男子刚要说话,只见素裙女子拂袖一挥,整个府邸内,所有强者尽死。

  包括槐睺!

  没有一句废话。

  素裙女子拉着白衫男子转身就走,她可没有兴趣浪费时间!

  而当二人走出盘族时,那岳柳此刻已经瘫软在地,因为她站在门口外,亲眼见到了门内所有人暴毙,包括那槐睺......

  看着走出来的二人,岳柳就如同看鬼一般,恐惧到了极点。

  素裙女子与白衫男子并没有管那瘫软在地的岳柳,既然不是叶观的朋友,那自然就不值得他们浪费时间。

  岳柳瘫软在地,一脸的茫然......

  最大的靠山没了。

  往后何去何从?

  片刻后,岳柳站了起来,她想到了一个去处......

  武州!

  ...

  没多久,素裙女子与白衫男子来到了赫连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