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_绿帽
书荒啦文学网 > 绿帽 > 第77章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7章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看到这个样子我就知道赛琳肯定是生气了,然后故意特别扭捏的说:“亲爱的,人家穿婚纱了嘛……”

  说完还娇羞的用身体蹭了蹭赛琳,活脱脱一个穿婚礼害羞新娘的样子,赛琳被逗得乐了一下。

  随后又恢复了严肃,不过面部表情已经没有那么冰冷了。我心里暗自对自己鼓了个掌,成功哄好了一个女人,为自己呱唧呱唧。

  随后我们又逛了一会儿就去吃晚饭了,逛了大半天的赛琳丝毫没有疲惫的意思。反倒是我这个局外人累的一下子瘫倒在了椅子上,感觉异常的困倦。

  赛琳难得好胃口的点了很多高热量的食物,要知道平时为了保持好身材,低体脂都是只吃青菜的女生啊!让我真是大开眼界,果然购物能激发女人内心最深层次的渴望。

  吃完晚饭,就准备驱车回家了。想到晚上反正安梅也不在,而且也答应了赛琳今晚上去她那里过也就跟着赛琳一起回了赛琳的家。

  其实在路上我还是想了好多,我苦心经营的好丈夫形象,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就这样破灭了嘛?但随后又一想反正第一个打破这个规则的人又不是我,我何必去在意那么多呢!

  不多时就到了赛琳住的地方了,我这个时候才发现我好像没有来过这里了。自从有了林雨,我已经很久没有和赛琳像今天这样子好好相处了。

  将东西随意的放在了地上,赛琳也没有招呼我,自顾自地进了浴室去洗澡了。

  我闲着无聊四周转了转,发现和我之前来的没有很大的区别。而且没有男人的痕迹,这点是我很认可的,并没有因为我不在而找了别的男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自信心得到了无限大的膨胀。

  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对赛琳的感觉,如果说安梅是我人生中的一抹亮眼的颜色,点亮我的生活的话,赛琳就像那抹颜色旁边的陪衬色,不会显得突兀,但是尤为重要。

  曾经对安梅的想法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随着阅历的不断增长,才慢慢懂得:初心易得,始终难守。这也是迎来一次次希望但都以失望结局的原因所在吧!

  终于,赛琳洗完澡出来了。围着浴巾走到了厨房,倒了两杯红酒,走过来将其中一杯放到了我的手上。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传来,两个杯子交叠在一起。赛琳看了我一眼,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媚眼如丝。

  我也仰头喝下了所有的红酒,将杯子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将赛琳以公主抱的形式整个抱在了怀里,也是是我太过突然,赛琳发出了一声低呼说道:“啊,你吓死我了!”

  我没有理会她的责怪,径直抱着她走向了卧室,然后将她放在了床上。赛琳眼神定定地看着我,似是一种无形的勾引。

  我慢慢地俯下身,看着赛琳放大版的脸在我眼前,清晰地能看到每个毛孔和绒毛。我清楚地知道故事发展到这里接下来应该是什么内容。

  可是我的眼前突然浮现了安梅的脸,那张面对着游乐场兴致勃勃的脸,那张哼唱着《hereith》的脸,那张在摩天轮最高处一口气吃掉蛋糕的脸。这些画面像过电影一样不断地在我脑海里划过。

  这些画面使我快速地冷静了下来,对着眼前的赛琳突然没了兴趣,瘫倒在了赛琳躺着的旁边的位置上。赛。

  琳闭着眼睛沉默了半晌后没有感受到我的任何动作后睁开了眼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并没有问什么,只是默默起身出门然后嘭地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我没有追出去,因为此时我没有任何想要哄赛琳的欲望。

  男人,也是会累的。我在房间里找到我的衣服和澡巾以后就直接进去洗澡了。很快,浴室的门上就充满了雾气。想到我刚才的行为,我都为我自己感到莫名其妙。

  又想到赛琳,就更加烦躁了。索性关了花洒,坐在马桶上,点了一根烟。

  看着烟雾升起,我这是希望围绕在我身边的那些烦恼就像这些烟雾消散在空气中。不多一会儿,整个卫生间就像人间仙境,烟雾缭绕。

  我听见卧室的门开的声音,想着是赛琳进来了,赶紧讲烟头掐灭了,然后将换气扇打开。刷了牙,对着镜子哈了一口气确定闻不见烟味后,我穿着睡袍走了出去。看着赛琳已经静静地躺在了床的一边。

  我没有多言,关了房间的灯以后也静静地躺在了她的旁边。夜,又是一个无法打发的夜,一如既往的纠结。

  夜,一天中的所有繁华也都随之落下帷幕,在这生命即将沉睡的时刻,我会将我这今天这一天过电影一样过一遍,是有遗憾吗?

  爱而不得是最大的遗憾,很可惜我体会不到这种感受,也是什么另一种遗憾了吧!

  清晨是被闹钟的声音吵醒的,周末就这样过去了。

  又开启了上班的元气满满的一天,赛琳很快起身收拾洗漱,然后坐在了梳妆台上化妆。我则没有赛琳那样如临大敌,毕竟我本身就是个不怎么在意外在的人,也无需去弄那些花架子。

  收拾好了我自己以后我就坐在客厅等着赛琳过来给我打领带,赛琳打的领带每次都很好看。

  我自己怎么学也学不会她的那种打法,即使她教了我很多次。反复挣扎几次我也就放弃了,自暴自弃地等着赛琳过来给我打。毕竟有更好的为什么不用呢?又不是傻子。

  赛琳出了卧室门,看见我像个古时的太监一样托着领带在手掌心上,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立刻谄媚的讨好着说:“还请娘娘帮小的扎一下领带。”

  赛琳笑完之后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母仪天下一般说了一声:“小袁子,平身吧!哀家博爱,今儿个就帮你打了这领带,还不谢恩。”

  “叩谢皇后娘娘。”说着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立在右手的手掌上,就像下跪一下,“啪”的一下折了下去。

  赛琳对我的动作很是满意,半蹲着帮我打好了领带,反正手法就是左缠一下,右拉一下,然后不知道怎么样的一穿,领带就打好了。其实就是温莎结的打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