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同门会_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 104、同门会
字体:      护眼 关灯

104、同门会

  两天后,入夜。

  一辆黑色跑车仿佛幽灵般穿梭在夜色里,最后停在了城郊的一处别墅前。

  “休!”

  男人穿着一身干练的休闲装,开门下车的同时便朝着别墅内吹了声口哨,一头墨发半披半散,狐眼挂笑,笑的人畜无害。

  侧面的旗袍女子跟着下车,披着一头火红的头发,笑吟吟的挽过了男人的手臂。

  “这么便宜我?”

  男人当然是顾朝云。他似笑非笑的在南宫丽腰间捏了一把,不等对方怒目转来,便已抬脚踏进了面前中规中矩的别墅。

  冷清、安静,仿佛没有一丝人气。

  好在还是有活人的。

  客厅里,一张麻将桌前就坐着两个人,似是久候多时,老头瞧着昏昏欲睡,中年汉子则是老神在在,面无表情的坐着,宛若坐成了一尊佛。

  “见过师父、师叔!”

  南宫丽俏生生的招呼着。

  老者睡眼略张,望向面前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徒弟,两腮一鼓,嘶声怪笑道:“呵呵,你这丫头果然精明伶俐,居然这么快就找了个不得了的新靠山。”

  说完,老头目光一转,望向顾朝云。

  “就是你下套杀了黄天煞?”

  顾朝云瞧的眼中笑意更浓,他原以为这两个老鬼还会耍点花招呢,不曾想还有几分魄力。

  “在下李鬼手,怎么称呼?”

  中年汉子眼也不抬的慢声问。

  顾朝云笑着落座,“好说,顾朝云。”

  “按师门辈分来论,你得叫我们两个一声师兄。”老头睡眼惺忪的搭话道。

  顾朝云闻言双肩一抖,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黄瘸子,你想占我便宜?”

  但这笑声转眼即止,他双眼眯成了一条缝,轻笑道:“这还不容易,反正今天闲暇无事,你俩要是能在这麻将桌上赢了我,二位师兄我便认下了。”

  “不妥!”

  李鬼手一睨旁边的南宫丽。

  “你以一敌二,我们赢了脸上也无光。”

  南宫丽安安静静的挨着顾朝云坐着,俏脸微笑,丝毫没有因为这话而羞恼。开玩笑,这三位一个盗门魁首的传人,俩个千门的当家做主之人,有这份藐视别人的资格。

  顾朝云眼中精光掠过,“那你说说,怎么着才算稳妥?”

  李鬼手徐徐抬头,迎上顾朝云的双眼,“急什么,离约斗还有些日子呢,有你施展的机会,不过我听说你还身兼几门功夫,呵呵,我倒是有兴趣见识一二。”

  这人非但脸上不见喜怒,就是笑声也听不出半点情绪波动,死气沉沉,仿佛一个活死人。

  顾朝云算是听明白其中的意思了,敢情搞了半天,这两个老鬼是想和他过过招。他一扬眉梢,正欲打算冷嘲几句,毕竟两个赌鬼老贼竟然有胆敢跟他以拳脚争胜,当真不知死活。

  可话到嘴边顾朝云神色忽变,眼皮一垂,两眼直勾勾的看向李鬼手的右手。

  对方手中正自摸着一枚麻将,白板。

  但事实上就在几秒之前,这块麻将还是个万字。

  要知道自打进了这屋子后,他的双眼便时时刻刻留意着此间的所有变化,更别说是这二人了。

  顾朝云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扭头看向南宫丽,对方的表情比他还要不如,眼露震撼,面露惊色,俨然也被这一手给骇住了。

  好强的指劲,怪不得这两个老鬼敢以残缺之身侯他。

  顾朝云的神色很快便恢复如常,心中却暗暗思忖。这二人练的乃是“鬼影擒拿手”,虽说是手上功夫不假,但既是“千者”,必然走的灵巧一途,首重变化,等闲可不会练这种刚勐的功夫。何况这一手可不简单,抬指抹去了万字的棱角,麻将竟还没碎,刚柔相济,实非寻常。

  李鬼手似是来了兴致,手里的麻将换了又换了,甭管条子、筒子、万字,经手一过,拇指指肚一搓,无一例外,全都成了白板。

  顾朝云咧嘴笑道:“这样吧,既然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咱们就玩个简单点的,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谁先倒下,谁就算赢。”

  至于输赢的赌注他却是没提,实在是已无需再提,若只是单论千术和盗术,尚有筹码胜负,可现在这般,倒下的输的就是命了。

  bidige哔嘀阁

  李鬼手摸牌的动作一停,看了眼对面的黄瘸子,二人眼神暗地里交流了一阵,很快就听李鬼手沉声道:“谁先?”

  顾朝云笑容一敛,轻声道:客随主便,我让你先出手。”

  这下轮到李鬼手有些意外了。自己露了手段,按理来说顾朝云应当有所戒备才对,怎么如此鲁莽,更是让他先出手。

  深藏不露?另有底气?亦或是轻敌大意的愣头青?

  李鬼手目光一转,心念暗定,“不管了,无论是哪种,既然这小子自己找死,他可不会错失这送上门的良机。”

  二人一前一后,挪步到了客厅的空旷处。

  顾朝云静静站着,压根没有半点动作,好似要引颈受戮,任凭李鬼手使出万千手段一般。

  “别墨迹了,来吧。”

  “嘿!”

  见顾朝云仍旧漫不经意,丝毫没将自己放在眼里,自视甚高的李鬼手心头杀意乍动,杀心一起,口中提气,长啸一声,忽纵身而起,两臂伸展如翼,在空中翻转数圈,顺势探出食指中指。

  “嗤!”

  两指如剑,出指之际竟生出尖锐的裂空声。

  指风激荡,如影一过,再看时,已点在顾朝云心口的膻中穴。

  此等人身要穴,向来是武者严防的大忌,莫说江湖高手,就是被普通人奋力戳上一下,轻则胸闷气短,心肺刺痛,重则气绝当场都说不定。

  如今顾朝云生生挨了一指,神色也有了变化,却不是疼的。

  他望着李鬼手整个膨胀起来的右袖,眼神晦涩一变,嘴上突然说道:“可惜啊,可惜倘若在一个月前我若遇到你恐怕也得忌惮三分,但现在……”

  话到这里,顾朝云下颌一扬,身侧两手悄然握起,面容已变得厉目森然,狂态毕露。

  也就在他握拳的刹那间,脚下富丽堂皇的地板轰然坍陷一沉,一条条清晰裂纹肉眼可见的蔓延开去,转瞬便好似化作一张巨大的蛛网。

  澎湃气劲袭来,顾朝云如被罡风扑面,满头黑发根根竖起,表情愈发狰狞癫狂。

  “该我了。”

  话甫落,他单足跺地,脚下地板如被千钧重锤砸下,纷纷自地上弹起,在空中爆碎开来。

  而后,一拳砸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