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战书_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 114、战书
字体:      护眼 关灯

114、战书

  ,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这年暮秋。

  还未冬至,京城已比往年要冷的早些。

  但饶是如此,也挡不住甜水巷里的醉酒笙歌,繁华盛况。

  只因一字——“棋。”

  围棋。

  纵横十九道。

  自上古尧、舜以棋教子,“弈”之一道方流于后世,可从未有哪朝哪代能像如今这般举国推崇,达至空前之势,为百姓所津津乐道。

  从大宋太祖皇帝起,又有太宗,乃至徽宗,皆对此道情有独衷。所谓“上若好之,下必甚焉”,满朝文武,乃至达官显贵、老妪山翁、贩夫走卒,皆可手谈对弈,围棋圣朝,名不虚也。

  但仅说是“棋”也有不妥之处。星罗棋布,终归还需妙手落子,天下是爱手谈之道不假,可更爱那执棋之手。

  “赢了,他又赢了。”

  轻歌曼舞,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中,不远处一座翠楼内,忽有一青衣小厮说不上是惊还是急,连滚带爬的跑到街上,大声叫嚷了起来。

  此言一出,甜水巷内一时间尽皆哗然之声。

  可三息未过,又见一黄裙的丫鬟从楼上的窗户内探出脑袋,尽力提着嗓门,涨红了脸,朝周遭翘首以盼的一众棋痴嚷道:“胜,白子中盘取胜。”

  几在丫鬟开口的同时,楼内竟是再出一人。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儒生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可没跑出几步,他蜡黄的脸色倏的一白,张嘴竟吐出一口血来,旋即扑倒在地,生死不知。

  “好家伙,以一敌三竟是赢了。”

  “不到月余,此人棋技竟从一窍不通的俗物跻身登堂入室,而今以一敌三,力挫三大名家,棋路已是鬼神莫测,大有跻身大国手的架势。”

  秋风萧瑟,寒蝉悲鸣。

  翠楼内,便在众人的艳羡与哗然声中,一个身着广袖灰袍的人慢步而出,却是对旁人的目光不曾理会,径直挑了条窄巷,一头扎了进去,没了踪影。

  这人,当然就是顾朝云。

  可整个京城却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

  也就在顾朝云前脚消失不见,后脚那楼内勐的惊起一声急呼,声音颤抖,语气怪异,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怪事,手里高举着一张纸。

  纸上有字。

  “黑白无常,纵横八方,天下无双。”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

  “三日后,北陌林,鄙人静候刘甫之前来一会。”

  刘甫之便是当今称霸棋坛,名动京华的大国手,刘仲甫。

  这赫然是一纸战书。

  但最让心惊的却是那纸上所留名姓。

  “狄飞惊!”

  “啊,这位力挫京城一众名家的神秘棋手居然是六分半堂的大堂主狄飞惊?”

  “江湖传闻此人不是断颈低首么?难不成是假的?”

  “他居然就是狄飞惊,怪不得棋技如此高超。”

  “好个扮猪吃虎,深藏不露的狄飞惊。”

  “好个天下无双,笑尽英雄,竟敢自诩天下无敌,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

  纷乱喧嚣的议论声中,还是在那座翠楼,有个人正倚着木栏,懒散随意的抬腿坐着,手里还拎了一壶酒,漫不经意的摇晃着,眼神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顾朝云离开的方向。

  这也是个年轻人,比顾朝云要年长几岁的年轻人。

  他的手里不止有酒,怀里还有枕头,一方很精致的玉枕,揽在怀中,斜斜放着,身下还垫着一张雪白的狐皮,身上披着白色的披风,映衬着他那张同样苍白如雪的脸。

  “呵呵,还真是意外之喜啊。”

  当听到狄飞惊这三个字时,青年孤高冷傲的眉眼不自觉的生出几分笑意,笑的内敛含蓄。他的唇很薄,眉眼狭长,犹如刀锋。这抿嘴一笑,当真笑的好似寒梅吐艳,冷到像是不容于这片勾栏瓦肆的俗世,傲的几乎像是看不见所有人。

  就好像是骨子里长出来的东西,所有见过他的人,第一个印象只怕都是孤高自傲。

  可当这些人知道了年轻人的身份后,第一个反应又会觉得这种孤高实在是理所应当。

  因为这个人便是“金风细雨楼”的楼主,“红袖刀”苏梦枕。

  这么一个人,不到而立之年已称霸江湖,坐拥天下第一大帮会,叱吒黑白两道,掌握无数人的生杀予夺,他确实该傲。

  倘若换作别人,能在有生之年闯出这么一番成就,哪怕十之一二的成就,恐怕不是在沾沾自喜,便是傲的不可一世,不知天高地厚,然后,毁灭。

  英雄得势和小人得志,终究是有区别的。

  “无邪,你说说看,他会是狄飞惊么?”

  苏梦枕抱着枕,喝着酒。

  就在半个月前,这“甜水巷”已成了金风细雨楼的地盘,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蹦出来一个狄飞惊。

  这可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啊。

  “虽然不曾见过这位六分半堂的大堂主,但咱们布布下的耳目并没有接到关于狄飞惊的半点动向,所以这个肯定是假的。”

  回话的是个身着白袍的中年汉子,温文尔雅,气态不俗,眉心还生着一颗小痣,静静地站在苏梦枕身旁。

  苏梦枕一抬垂下的眼皮,“真也好,假也罢,三天后不就知道了。咱们想知道六分半堂的人只会更想知道,而且不是传出消息,狄飞惊差点被神秘高手所杀么。”

  他意有所指,白袍男子顿时会意,目露惊奇的问,“楼主,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打六分半堂的主意,可他这么大张旗鼓,就不怕被发现?”

  苏梦枕澹澹的笑了笑,“谁能证明是假的?倘若此人比狄飞惊更聪明,武功更高,他就是真的。真与假的区别,无非是好与更好的区别。又或许,这是狄飞惊故意给咱们下的陷阱。”

  未等白袍男子搭话,苏梦枕仰头喝了口酒,澹澹道:“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谁真谁假对咱们都不重要,狄飞惊是个祸患,要是再冒出来一个更聪明更厉害的狄飞惊那就是心腹大患。就算是陷阱咱们也要放手一试,吩咐帮里的弟兄,三天后,北陌林……”

  他慢悠悠的咽下了酒,说出了最后的命令。

  “杀狄飞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