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一年之约_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 146、一年之约
字体:      护眼 关灯

146、一年之约

  刹那,刀光已落。

  大浪开合,木石摧折,惊爆的浪花间,一条人影闪身飞退,似惊鸿急影,飘忽一转,已置身河畔对岸,手中鱼竿早已折断,头顶斗笠无声开裂,露出了一张神华不俗的面容。

  可这副面容上,却流露着震讶的神情,隔岸看着顾朝云,似是大为惊叹,凝神以对,已见正色。

  “铮!”

  长刀翻转一落,插在顾朝云脚边,惊起一片衣角翻动,而那雪亮的刀身上,竟多出一个小小的豁口,上面挂着一枚毫不起眼的鱼钩。

  顾朝云瞥了眼刀身上的窟窿,墨眉当即似龙蛇一拧,“自在门果真个个高手,可惜啊……”

  “哦……可惜什么?”

  诸葛正我随相隔甚远,但他的声音却清晰入耳,传了过来,落在风中,融在浪中。

  顾朝云冷眸一眯,接着冷澹一笑,“可惜,韦青青青创立了一个不得了的门派,收的几个徒弟也都是自诩惊才绝艳,结果到头来出家的出家,归隐的归隐。最可笑的便是元十三限和你,居然因为一个女人闹到反目成仇。更可惜的是,如今我就好比那东升旭日,而你,迟暮老矣;以你这副行将朽木的身子骨,想要阻我、伤我、败我,你只怕得做好死的觉悟。放眼偌大江湖,普天之下,也唯有那位七圣主关七能入我眼,你还差上一截。”

  好狂的人,好狂的话,言下之意,竟是不将天下人放在眼中。

  “狂妄。”

  冷哼袭来,不光声音传来,还有暗器。

  一手绝妙的暗器,如漫天繁星朝顾朝云噼头盖脸的罩来,飞针、飞镖、铁流星、铁蒺梨,总而言之就像是一阵骤雨,不但封住了他所有退路,还攻向他所有暴露在外的死穴。

  出手的正是四大名捕之一的无情。

  此人年幼时被仇家废去双腿,且自幼患有孝喘,故而无法修习内功,但也算心性坚韧,竟另辟蹊径练就了一手独步武林的轻功,以及傲视武林的暗器手法,被称为“无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

  这个人只一出手,追命和冷血也纷纷动手,攻伐衔接得当。

  追命两腿凌空一划,身体浑似没了份量,竟在月下拖出一道残影,漫天腿影随暗器而至。

  追命,崔略商。

  腿影在侧,而另一侧,则是一柄无鞘的长剑,剑身细薄,样式寻常,持剑人睁着一双冷库碧眼,浑身煞气外溢,宛如一头精壮凶悍的野兽。

  冷血,冷凌弃。

  顾朝云一手拎着戚少商,另一手已在同时不带一丝烟火气的反手弹指一弹长刀,刀身卡卡一震,瞬间化作数十枚薄利狭长的细小飞刀,爆碎的刹那,竟然如被一股无形之力兜起,在半空一分为三,犹如流星般激射向三人。

  遂见月下人影变幻,暗器碰撞,清脆骤急的脆响中,三人的所有攻势已被悉数化解。

  而那数十枚细小飞刀退敌之后,竟在越光下盘旋一转,重新回到顾朝云面前,彼此纷纷拼凑聚合,不过半息,已然刀身重现,严丝合缝,浑然一体,令人悚然。

  诸葛正我长叹一声,“看来顾帮主对我自在门的事知之甚多啊,不错,元限确实是我心里最为纠结的一根刺。当年之事,我一直后悔莫及,后悔没能解释清楚,以至于铸成大错……”

  顾朝云不耐烦的打断他,“我可没功夫听你说一堆废话,若你想用这种办法说服我,我看你还是省省吧,你的惊艳枪呢?亮枪吧!”

  哪料诸葛正我话锋一改,“顾帮主就没想过,倘若你今日与我一战,野心展露,那么身在京城的雷帮主又会如何呢?你的生死存亡,可是关系到数万人的性命,需知江湖人再强始终只是江湖人,届时面对大军铁骑终究不过一地残灰罢了。”

  顾朝云闻听此言脸上这下连冷笑都没了,但他语气还是没有半点变化,冷澹道:“我明白了,原来你今天来找我是来谈条件的,不是来打架的。”

  他尽管嘴上说对方是行将朽木,夕阳迟暮,可谁要是真把这等旷世高手看成个老掉牙的老头那可就自己找死了。

  老实说顾朝云也不想和对方交手,至少不是现在。

  之前和元十三限搏命一战,他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怎么可能恢复,加上还有群敌环伺,尤其是蔡京。

  他可不觉得自己会输,怕就怕两败俱伤之际,所有谋划悉数落空,到时候真如诸葛正我所言,那些个帮众遭了殃。

  别看“金钱帮”眼下如日中天,他但凡有个差错,想都不用想必然是树倒猢狲散。

  就听诸葛正我语出惊人的说道:“顾帮主不是认为这个天下已无可救药么,何不给圣上一点时间,也算给你一点时间,待到毫无转机的时候,不妨再以各自的手段一争胜负。”

  顾朝云沉吟片刻,“原来,你是想让我牵制蔡京。”

  不,准确的来说,是想让他牵制京城里的所有帮派势力。

  眼下“金钱帮”大有一家独大的架势,各方势力自然难免忌惮,从分散一方,到群敌环伺,反倒陷入一种制衡的局面,可以说这种局势比起当初的“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还要来的微妙。

  相反,他若有个闪失,“金钱帮”一倒,自然是江湖大乱。

  但只要他稳如泰山的坐着,就好比当年的关七,那么这个江湖便稳固不少。

  要说这样对诸葛正我有什么好处,那便是蔡京无法插手江湖上的事,苏梦枕心高气傲绝不会和权臣联手,其他势力,有桥集团有方应看坐镇,花枯二党又都是行侠仗义的路子,如此一来,蔡京就好比断了手脚。

  看来,这位六五神侯应是嗅到了某种时机,要对那位蔡相下手了。

  顾朝云思忖片刻,缓缓放下了戚少商,“多久?”

  他问。

  诸葛正我含笑道:“一年足矣。”

  顾朝云心里稍加权衡利弊,“好,我就给你一年。”

  末了,他望向戚少商,“你要和谁走?”

  戚少商苦笑道:“我能走我自己的路么?”

  顾朝云道:“眼下还不行,你知道的,离了我们,你或许离死也不远了。”

  戚少商看了看诸葛正我,又看看顾朝云,沉默着想了许久,“你说你能救他,我想看看。”

  “好!”

  顾朝云终于面露笑意。

  “你听到了?”

  诸葛正我听得一声叹息,“我听到了。”

  “那你们还不走。”

  顾朝云伸手按下身畔的长刀,接触之际,长刀复又化作青龙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