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连环套_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书荒啦文学网 > 一个人的武侠江湖 > 62、连环套
字体:      护眼 关灯

62、连环套

  第二天大早。

  顾朝云瞧着昨晚上的那抹黑灰,食指轻轻摩挲,嗅着残存的余味,喃喃自语道:“怪不得这么大的动作不怕被人发现,敢情还有这么一招,到底什么来头啊?”

  他心里泛起了滴咕。

  眼下报仇在即,他可不想有什么意外打断他的布局。

  要是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可这群人来历神秘不说,分明还是分工明确的杀手组织,背后的势力必然不小,贸然接触,搞不好还得交手树敌。

  顾朝云心里想着,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他瞟了眼游戏里谭九的留言消息,没别的,就三个字,没钱了。

  见到这三个字,顾朝云却是笑了。

  压下了纷乱的思绪,他静等了许久。

  很快,留言又传来一个地址,顾朝云这才收拾了一番,拿着那幅不知真假的画出了门。

  松江市某个不知名的小赌场里。

  谭九和前几日的意气风发有些不同,头发油腻,两眼满布血丝,身上的一身名牌穿着也因为多日未曾洗澡而散发着一股异味。

  他却浑然不觉,双手死死的扣着拍桌,紧盯着面前的牌。

  又输了。

  他已经连输了三天三夜了。

  不但输光了剩下的一点钱,还借了这赌场老板六十来万。

  “谭哥,还来么?”

  瞧着桌对面的短毛混混戏谑的笑容,谭九心中冷笑,脸上却露出一副羞恼之色,“来,当然要来,老子还没输够呢,我就不信翻不了身!”

  那混混却古怪一笑,“谭哥,继续赌没问题,但咱们是不是该结个账啊?您在我这儿都欠了六十来万了,零头我看在六哥的份上给你划了,您给个整数就行。”

  谭九一拍桌子冷哼道:“老子差这六十万?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谭九这段时间光从嘴边漏下来的油水都比这六十万要多。”

  混混却不依不饶,“谭哥,知道您有钱,但这是赌桌上的规矩,而且都赌了这么多天了,你总不能空手套白狼不是,实在不行押下点东西。”

  恰在这时,谭九眼角就见赌场里钻进来一人,在几个赌桌旁转悠,眼底顿时闪过一抹亮光,面上犹豫再三的说道:“于老八,你给六哥打个电话,就说我这有一幅画要出手,他要是能吃的下,别说六十万,六百万老子都不带眨眼的。”

  似乎就是为了等这句话,混混脸上的笑意更浓。

  谭九朝着身旁的宋天招呼了一句,“小天你在这儿帮我看着。”

  说完,他自己屁颠屁颠的熘到了外面,从车里神神秘秘的捧出个木盒,然后又兴冲冲的回来。

  “谭哥,这就是你说的那幅画?”

  那混混早已是按耐不住的往前凑。黄天煞可是交代过,一定要拿下这幅画,只要东西到手,谭九想要再拿回去可就是白日做梦了。

  但往前凑的可不光是他,就在几人看画的同时,又一颗脑袋挤了进来,盯着谭九打开的画啧啧称赞了一句,“嘶,十上黄山啊,这可是个好东西,少说也得三四千万往上,呵呵,八十万就想押了?”

  好嘛,话一出口,于老八的脸色都变了。

  “他妈的,哪来的不开眼的……”

  被喊作于老八的混混怒目抬头,却是瞧见一张眯着狐眼的笑脸,嘴里的话当即“咯噔”又咽了回去,彻底变了脸色。

  aid=wzsyhref=/51226/《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正是顾朝云。

  他扭头对谭九笑道:“这样吧,我给你三百万,你把画给我。”

  “不行!”

  谭九和于老八齐齐开口。

  只不过一人是装的,一人却是急的。

  于老八脸色一沉,大有拼命的架势。今天这画真要是落对方手里,黄天煞可就没盼头了,到时候还不得拿他撒气。

  至于顾朝云,他哪还认不得。这才几天,整个松江市已经传开了,能让黄天煞跪下敬茶的,可就这独一位。听说还招呼了吃葛念的煞星出马,结果有去无回,走着去的,被人抬着回来的。

  谭九装的很是市侩,眼珠子一转,坐地起价,“八百万怎么样?就八百万,你给我八百万,我把画拿走。”

  于老八急的满头大汗,“谭哥,咱们做生意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你和我先说好的啊。”

  谭九嗤笑一声,也不搭理他,而是瞧着顾朝云。

  “真他么会演!”

  看着这胖子这副模样,顾朝云心下一笑,嘴上应道:“好,那就八百万,你的赌债我先替你还了,今晚你跟我走,明早去提钱。”

  顾朝云扭头望向那个混混,拿出一百块钱,慢声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凭这一百块在这里赢八十万,二是省点功夫,这一百块,就是八十万。”

  于老八正想拒绝,不料身子无来由的一寒,一个激灵差点没让他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然的同时,忙嘶声道:“一百块,我选一百块!”

  撂下钱,顾朝云领着谭九和宋天出了赌场。

  三人驱车来到一家酒店。

  顾朝云迫不及待的看着自己凭着记忆临摹出的彷作,偏偏脸上还要大为赞叹的感慨几句。

  谭九见状演的更卖力了,小心翼翼的抢过,又小心翼翼的放好。

  “小天,你去帮忙订个餐吧!”

  等到一切都被一旁的宋天尽收眼底,他才招呼了一句。

  从头到尾,一直没说话的宋天终于说了个“好”字,点点头,出了门。

  此时见没了旁人,谭九缓了缓,正想开口,不料顾朝云却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他侧耳倾听数秒,才右手一翻,从大衣底下取出那幅画,递到了谭九手里,然后面对面用游戏里的留言对话。

  “改变主意,待会儿用这幅画交易!”

  谭九也不多问,只以顾朝云马首是瞻。

  顾朝云又简短的交代了剩下的一些细节,心里默默的算着时间,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走到角落,用不轻不重的声音说道:“阿丽,事情都已经办妥了,放心,那小子现在还蒙在鼓里,等画到手了我去找你,好,不见不散。”

  几乎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顾朝云明显的感觉到门外的脚步不可察的顿了顿。

  而此时此刻,松江市的一个酒吧里。

  一个坐在柜台前喝着闷酒的美丽女人正秀眉微蹙的听着电话那头莫名其妙的话。

  最诡异的是,对方还叫她阿丽,这让她心里生出一股浓浓的不安。

  这时,忽听一旁的酒保说道:

  “丽姑娘,您的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