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十点之前不准回家_1990:从鲍家街开始
书荒啦文学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第115章 十点之前不准回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5章 十点之前不准回家

  第115章十点之前不准回家

  配乐的事情基本定下来之后,几人又聊了十来分钟,周彦跟张有安就起身告辞了。

  陈军良送周彦他们出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来找孙树琣的何家敬,就给周彦他们介绍道,“周指导,这位是饰演展昭的何家敬。家敬,这位是周指导。”

  因为陈军良的介绍太过简单,何家敬也不明白周彦到底是干什么的,只是点头打了个招呼,“你好,周指导。”

  周彦看着眼前的何家敬,露出了笑容,不得不说,何家敬跟展昭这个角色确实很适配,身材颀长,剑眉星目,侠气十足。

  何家敬是香江人,前几年才签约华视来到台岛发展,说话的时候口音还挺重的。

  “你好,何先生。”

  因为是第一次碰面,而且周彦担任《包青天》配乐指导这事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所以两人也没什么好说的,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就道别了。

  当天晚上,周彦去录制了一档电台节目,后面在台岛的活动就剩下一个新闻发布会,而新闻发布会是在大后天举行,这也就是说中间有两天休息时间。

  这两天周彦准备在酒店好好写曲子,而张有安则依旧在台岛到处跑。

  第二天下午,周彦住的房间门被敲响了。

  “谁?”周彦头也没抬地问了一句。

  “是我。”门外传来徐风的声音。

  听到徐风的声音,周彦有些意外,他以为不是侯啸贤就是张有安,又或者是酒店服务员。

  这次《想飞的钢琴少年》在台岛的新闻发布会,徐风因为有其他事情,所以是不出席的,后面在香江开发布会的时候,她才会过去。

  所以听到徐风的声音,周彦才会感到意外。

  起身去将门打开,徐风上下打量了一番周彦,笑着说道,“我怎么感觉,这段时间你又变高了?”

  “头发长了点。”周彦笑着将徐风请进屋。

  进屋之后,徐风看到桌上的谱子,扬了扬眉毛,“伱这也太用功了,是不是在写《青蛇》的配乐?其实不用这么急,现在电影都还没有开始拍,完全可以缓一缓再做。”

  周彦笑着阿摇头,“这是《包青天》的配乐,这活基本上可以确定下来了。”

  “包青天?”徐风有些惊讶,她还不知道这事,“你自己接的?”

  “老张接的。”跟张有安混了一段时间之后,周彦直接叫他老张了。

  听到是张有安接的,徐风也没说什么,只是笑道,“那你这段时间是有的忙了。”

  周彦笑了笑,“忙的还在后面,如果《三国》那边的活再确定下来,时间就更少了,所以我想抽空先把工作做出来一部分。”

  “三国?”很显然,徐风也不知道三国的事情。

  自从张有安接手了周彦的业务,徐风问的就比较少了,本来给周彦分配一个经纪人兼助理,就是要给她跟周彦分担工作的,她自然不会问太多。

  之前徐风也跟张有安说过,如果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不用跟她说,让张有安自己做主。

  《三国演义》跟《包青天》这两个项目,重不重要另说,因为暂时没有完全定下来,张有安就没有跟徐风汇报。

  周彦原本以为,听到自己有可能会接到《三国演义》的配乐工作,徐风会很高兴。

  但是让周彦没想到的是,徐风竟然皱起了眉毛,“有安这也太急了。”

  徐风之所以安排张有安给周彦担任经纪人兼助理,是因为张有安对唱片业比较了解,而且活动能力、办事效率都很强。

  但是徐风没料到,张有安这段时间竟然周彦找了这么多活。

  沉吟片刻,徐风对周彦说,“这两个活不都还没有确定下来么?你现在就先别写了,等到后面确定下来再慢慢写吧,对了,张有安人呢?”

  “他现在要么在华视,要么就在中视。”

  听到周彦的话,徐风当即明白,张有安还在给周彦找活。

  徐风皱起眉毛,问道,“周彦,你不累么?”

  周彦笑道,“我其实还行,工作嘛,哪有轻松的。”

  他不是说场面话,而是真这样感觉的,虽然之前他也抱怨过自己很忙,但要说有多累,他倒没觉得有多夸张。

  可能也是跟他前世的工作有关,前世他哪有自己的时间,早晨六点多去学校,十点半以后才回家,周六周日也很少有休息,即便碰到了休息,也有可能需要参加各种会议。

  年级的,学校的,市里面的,周彦每年要参加不少会议,其实大部分会议都跟他关系不大,但是他人必须要到现场。

  之前还有人跟他开玩笑,说他是在“会所”上班,每天不是这个会就是那个会。

  这种忙碌的生活节奏,周彦已经习惯了,穿越过来之后,他其实已经轻松不少了,之前在剧组的时候,还有空跟刘清他们打打牌。

  徐风叹了口气,他真不太理解周彦,这么年轻竟然不贪玩。

  她年轻的时候,其实很贪玩,只不过她那时候命太苦,想玩没得玩。

  想了想,徐风语重心长地说道,“周彦,年轻的时候虽然要以事业为主,但是也不能让自己太过封闭了,多出去玩一玩,见识见识花花世界。你很有才华,但是拍电影,生活阅历也是非常重要的。”

  徐风最关心的还是电影,当然,她也关心周彦的身心发展。不管做什么,都要细水长流,她不希望把周彦给忙废了。

  周彦挑了挑眉毛,“风姐你让我出去玩?”

  这倒是稀奇了,徐风现在等于是他老板,他接的工作越多,徐风能赚的也就更多。

  难道是自己卷的太厉害,老板都看不下去了?

  其实周彦也知道,徐风是为了他好,不过他自己倒是没觉得现在的工作节奏有什么大问题,忙是忙一点,忙过这阵再休息就是了。

  徐风认真地点点头,“是的,你今天必须得出去,你要是对北市不熟,我也可以陪你出去,不过我今天比较忙,最多陪你出去逛一个小时,其他时间你要自己逛。”

  看到徐风这么认真地在说这件事情,周彦想了想,也点头说道,“那我自己出去逛逛吧,风姐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徐风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三点钟,不到晚上十点,你不准回来。”

  周彦扯了扯嘴角,徐风说这话的时候,给他一种妈妈在给儿子规定回家时间的感觉,只不过人家妈妈是让孩子几点之前必须回家,而徐风却规定周彦十点之前不能回家。

  “对了,你身上有钱么?”

  周彦掏了掏口袋,“还有五千。”

  这五千是新台币,在台岛这不算什么大钱,但是出去逛个街绝对够用了。

  徐风却觉得五千太少,直接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掏出一叠钱给周彦,大部分都是五百元的,还有一些两千元的大钞,这一叠加在一起,少说也有几万块。

  周彦正要拒绝,徐风已经把钱塞到周彦手里,霸气地说道,“出去把这钱花完。”

  刚才周彦还感觉,徐风像一个操心儿子回家时间的母亲,现在这给钱的架势倒变成了一掷千金的霸道女总裁。

  不过随后徐风的一句话,直接把她霸道女总裁的形象给撕碎了,“当然,这钱回头从你片酬里面扣。”

  “……”

  最终周彦还是拿着钱出了门。

  他在西门町一直逛到五点钟,腿都走累了,而这期间他只买了一杯奶茶,花费四十新台币。

  抱着奶茶,坐在西门町的路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周彦觉得这样也挺有意思的。

  周彦很喜欢做一个旁观者,观察别人的生活。

  刚刚从周彦面前走过的那对情侣,正在商量着一会儿该去看电影还是打电动。

  迎面走来的一家三口,孩子看起来五六岁,正吵着要买玩具,父亲好言好语地哄他,没有什么作用,直到母亲抬起手作势要打,他才禁声。

  还有不远处的一个老阿婆,正在数落老伴,姜母鸭不应该买陈记,应该往里面走一段,买鼎荣铺的,不但更好吃,而且还便宜十元。

  这座陌生的城市,此时的喧闹原本跟周彦无关,不过因为他的观察,让他跟城市里面的人多了一点联系。

  “同学,可以留个联系方式么?”

  周彦没想到,他在观察路人,也有人在观察他。

  两个女孩子,远远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上来跟他搭讪。

  周彦抬头看了看,两个女孩子年纪都不大,看起来应该在上学。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是大陆人,应该很快就会走。”

  听到周彦是大陆人,两个女孩子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更加来兴趣了。

  “你是大陆人哦。”

  “大陆那边现在过来方便么?”

  “你来这边有什么事情么?”

  周彦笑道,“我过来处理一些工作上面的事情。”

  “你已经工作啦。”

  ……

  两个女孩子并没有在周彦身边逗留太久,拿到周彦的联系方式之后,又说了四五分钟就走了。

  看着两个女孩子的背影,周彦也感慨,台岛这边的女孩子,果然还是要比内地的女孩子热情一点。

  这俩女孩都是普通长相,不过她们正是最好的年纪,只要不太胖、不太瘦,打扮打扮大多还是挺好看的。

  等到女孩们走后,周彦大概又坐了四五分钟,忽然一道高大的身影走到他面前,遮住了他的视线。

  “周指导?”

  周彦抬起头,看到何家敬在他面前,有些意外,“何先生?”

  “你一个人么?”何家敬在周彦旁边坐下。

  “嗯,我一个人。”周彦点点头,又好奇问道,“你今天不用拍戏么?”

  何家敬笑呵呵地说道,“我又不是铁牛,当然也是要休息啦,我这两天都休息啦。”

  听到何家敬的话,周彦笑了笑,相较于何家敬没拍戏,他更意外的是何家敬竟然一点伪装都没有,就这样出门了。

  何家敬虽然算不上大明星,但出道很多年了,在宝岛也拍过几部戏,算是有些名气。

  不过看何家敬这个状态,应该经常出来,已经习惯了。

  何家敬其实不知道周彦的具体身份,昨天碰面之后,他也没听陈军良他们再提到过周彦。

  不过既然陈军良叫他指导,那应该也是行业内的,所以刚才见到周彦在这边坐着,他就主动过来搭话了。

  何家敬三十出头,比周彦要大不少,不过他不敢托大,跟周彦说话的时候,态度非常谦虚。他看着浓眉大眼,正气十足,但是话却挺多的,坐下来之后,周彦没说几句,他就已经说了一大串了。

  爱说话就算了,关键何家敬的普通话是真的烂,有很多地方,周彦都听不懂,特别是说快了的时候,一句话周彦只能提取到一点点有用信息。

  过了一会儿,何家敬站起来,“出来逛街,就不要老是坐着啦,一起去逛逛啦。”

  周彦就是出来逛街的,正好遇到何家敬这个伴,也没多想,便跟着他一起去了。

  何家敬对西门町这里还是挺熟的,而且他也爱逛吃逛吃,没走一段,两人就买了一堆吃的。

  每次买东西的时候,周彦都瞅准时机,主动结账,有一种生怕钱花不出去的架势。

  一开始何家敬还在跟周彦抢着结账,到后来实在是抢不过,便没再抢了。

  他确实抢不过,因为的他普通话太烂,稍微说快点,人家店老板就听不懂了。

  知道周彦最近在健身之后,何家敬也很感兴趣,跟周彦交流起健身的心得。

  “健身三分靠练,七分靠吃的,如果不能管住嘴巴,练的再努力也是不行的,好多人练的很壮,但是肌肉多,肥肉也多,不好看的……”

  听着何家敬侃侃而谈,周彦又看了看他左手的蚵仔煎以及右手的波霸奶绿,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看到周彦盯着他手里的奶茶和蚵仔煎,何家敬笑道,“当然,偶尔的放纵也是一种调节。”

  周彦撇嘴,你身材好,说什么都有道理。

  两人一边逛一边吃,直到六点钟,才花掉一千多块钱。

  周彦一看这样不行啊,按照这个进度,徐风给他的钱不可能花的完。

  “何大哥,这附近有什么娱乐的地方?”

  “娱乐的地方?”

  “嗯,就是能消费的地方。”

  何家敬想了想,随后灵光一闪,“有一个好地方。”

  “贵不贵?”周彦问道。

  何家敬还以为周彦担心贵,就笑了笑,“没事,我请你去。”

  周彦连忙摆手,“那不行,你都带我去了,那必须我请。”

  开玩笑,这么好的花钱机会,不能浪费了。

  其实周彦知道,徐风只是说说,并非一定要让他把钱给花完,但是周彦自己现在也确实想花钱,消费的快了虽然短暂,但是易得。

  ……

  去“那个地方”的路上,何家敬一直在跟周彦卖关子,不说那个地方具体是干什么的,却又非常认真地给周彦描述。

  “绝对是释放压力的好地方。”

  “主要是按时收费,还有按次收费。”

  ……

  听到何家敬的这些描述,周彦都开始胡思乱想了,心说这家伙不会带自己去那什么不正经的场所吧。

  但是到了地方之后,周彦有些傻眼了,他没想到何家敬竟然把他带来了钱柜。

  钱柜就是个ktv啊。

  看着钱柜那闪闪发亮的招牌,不知道为何,周彦竟然还有一丢丢失望。

  不过ktv现在确实算是比较新潮的娱乐活动,像钱柜这种连锁的量贩式ktv,在台岛也就是这两年才发展起来的,大陆那边都还没有。

  其实钱柜之前是个专门销售音像制片的店,只不过老板后来发现客人来试听、试唱的比较多,买和租的比较少,就把mtv跟卡拉ok结合到一起,变成了现在的ktv。

  两人进到店里,找了个包厢。

  这会儿没有点歌的屏幕,店里面有的歌都在点歌本上,客人可以从点歌本上找到自己喜欢的歌,然后按照上面的序号点歌。

  房间很小,灯光一般,音响也不太行,这样的环境根本就吸引不了周彦,不过何家敬非常兴奋,一到房间就开始点歌。

  他甚至不用在点歌本上找,直接就点了一首《千千阙歌》,可见他平时应该经常过来,已经把《千千阙歌》的序号给记住了。

  “周指导,你也点啊。”何家敬把点歌本塞到周彦手里,随后又给他了一个话筒,“这首歌你会唱吗,会唱一起唱啊。”

  周彦笑着接过话筒,然后在点歌本上看了起来。

  点歌本上都是些热歌金曲,而且基本上都是香江跟台岛的歌曲。

  外文歌也有,不过英文歌不多,倒是有些霓虹语歌曲。

  他在研究点歌本的时候,何家敬已经开始唱了起来。

  “徐徐回望”

  “曾属于彼此的夜晚”

  ……

  何家敬是会唱歌的,但说实话,他的唱歌水平只能算是普通人中唱歌不错的,跟专业歌手相比差距很大。

  其实何家敬也出过唱片,演而优则唱,唱而优则演,双栖明星本来就很多,就说四大天王,个个都是又唱又跳又演,现在很多公司在培养新人的时候,也都是按照多栖发展来培养的。

  不过照何家敬这个水平,歌唱事业肯定不会有太大的发展了。

  等到何家敬唱完《千千阙歌》之后,周彦点了一首最近比较火的《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今天逛街的时候,周彦还听到有店铺在放这首歌,所以刚才点歌的时候就想到这个。

  这是一首国语歌,周彦原本以为何家敬应该不会唱,但是没想到何家敬竟然一点没有犹豫地拿起另一个话筒,跟周彦对唱,而且他唱歌时的普通话比说话要好很多,口音没有那么明显了。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

  “善变的眼神,紧闭的双唇”

  周彦跟何家敬对这首歌驾驭的都一般,调也不在调上,主打的就是感情丰沛。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一人抱着一个话筒,面对面深情地唱着《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包厢的隔音一般,有其他客人从他们这间包厢路过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声嘶力竭的歌声,也都不免感叹,唱歌这两个人,加起来不跑掉三个老婆,都不可能唱出来这种感觉。

  而包厢里面的周彦也在感慨,上午他还在酒店写曲子,这会儿怎么就跑来跟何家敬在ktv嗨唱了。

  不过一首歌吼完,周彦也感觉心情舒畅,何家敬说得没错,ktv确实是个能够释放压力的地方。

  因为晚上还没有吃饭,两人没有在ktv待太久,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就意犹未尽地出去了。

  结账的时候,何家敬跟周彦拉扯了半天,这次何家敬非常坚决,说什么也不让周彦付钱。

  “刚才说过了,一定要让我来的。”

  “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付钱?”

  “没事,下次来的时候你再请。”

  “那不如下次来的时候你再请。”

  ……

  就在两人拉扯的时候,忽然一个黑衣服女孩子走到了柜台边上,跟收银员说,“108,他们那间也一起结了。”

  收银员点点头,没有多问,开始计算他们的账单。

  这边周彦跟何家敬听到女孩子的话,都十分诧异地看过去。

  女孩的个子很高,穿着一个鞋跟不算很高的高跟鞋,个子已经快要赶上周彦了,她至少也有一米七。

  她不仅穿着一身黑衣服,还戴了顶黑礼帽,一副黑墨镜。

  大晚上的这幅打扮,实在不同寻常。

  这时女孩已经把钱给收银员,收银员在找她钱了。

  “你好——”

  何家敬张口正要说什么,女孩转过身来,把墨镜迅速拉下,笑道,“家敬哥,是我。”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她又把墨镜推上去了。

  虽然过程很短,但是何家敬跟周彦都认出了她。

  “祖——”何家敬想要叫出对方的名字,却想起来这里不合适,便住口了。

  等到女孩结完账,三人往外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何家敬才小声问道,“祖贤,你怎么在这?”

  王祖贤笑呵呵地说道,“家敬哥,你一个香江人,问一个北市本地人为什么会在北市,你不觉得奇怪么?”

  何家敬拍了拍脑袋,“哦,你是北市人。”

  “你才想起来啊。”

  周彦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王祖贤跟何家敬,他倒是没想到何家敬跟王祖贤认识。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意外的,何家敬以前是亚视的艺人,而王祖贤跟亚视的合作也挺多的,圈子本来就不大,认识很正常。

  何家敬笑了笑,又给王祖贤介绍周彦,“这位是周彦周指导。”

  “周指导你好。”王祖贤笑着跟周彦打了声招呼。

  周彦也点头回应,“你好。”

  虽然王祖贤戴着墨镜,遮住了半张脸,但是她的眉毛跟嘴巴实在太有特色,很容易就能认出来,只不过平常路人很少会盯着细看,也不会往明星上面想。

  “今天让你破费了哦。”何家敬笑道。

  王祖贤撩了撩耳畔的头发,笑道,“看到你们在那里拉拉扯扯,我就很急啦。”

  “我们正好要去吃饭,要不要一起?”何家敬问道。

  在台岛见到何家敬,王祖贤也觉得挺巧的,想要跟他叙叙旧,不过她又想到自己不是一个人来的,便说道,“我还有一个朋友。”

  “那正好一起啊,我们不也是两个人么?”何家敬笑道。

  王祖贤没有多犹豫,点点头,“那行,我去问问她的意思。”

  她的朋友就在门口不远处等着,见到王祖贤出来,朋友朝她挥挥手。

  那个女孩子没有戴墨镜,周彦看到她,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不是陈得容么?

  王祖贤跟陈得容也认识?

  相较于王祖贤一身黑,陈得容穿的要亮丽很多,粉色连衣长裙,上身还配了一件薄薄的蓝色毛衣开衫,显得非常青春。

  陈得容的长相很柔和,非常符合中学时幻想的那种纯情校花形象。

  同时见到王祖贤跟陈得容,周彦不禁感慨,之前参加侯啸贤的饭局,他还想说,台岛现在美女明星少,没想到今天一下子看到了两个。

  王祖贤走到陈得蓉跟前,跟她说了几句,陈得容点点头,然后两人朝周彦他们这边走来。

  到了跟前,王祖贤给他们介绍,“这是陈得容,得容,这是何家敬哥哥,还有周指导。”

  “家敬哥哥,周指导,你们好。”

  周彦撇撇嘴,凭什么何家敬是家敬哥哥,他就是周指导……

  本来何家敬跟周彦是准备去吃路边摊的,不过现在遇到王祖贤他们,就去找了个正儿八经的饭店。

  说是正儿八经,也没多好,就是个比排挡大点的地方,离小吃街不算远。

  聊了一会儿,周彦也知道王祖贤他们为什么在这儿了。

  这段时间王祖贤没有通告,正好陈得容要回来,她就跟着陈得容一起回来了。

  陈得容跟王祖贤一样,现在都是邵氏的艺人。

  王祖贤问过何家敬的近况之后,又好奇地问周彦,“周指导,你也是华视的么?”

  何家敬也十分好奇地看着周彦,他知道周彦不是华视的人,但是也不知道周彦到底是干什么的。

  说来也好笑,他们今天在一起瞎逛了好长时间,还去ktv嗨唱了一个小时,何家敬竟然都不知道周彦是干什么的,一直都是“周指导”的叫着。

  主要也是何家敬不关心这些,不然哪里轮到王祖贤问,他早就问了。

  周彦笑着说道,“我是大陆的,只不过这段时间在这边宣传电影,去华视也是录制节目,过段时间就要走了。”

  听到周彦是大陆来的,王祖贤来了兴趣,“你是哪个省的?”

  “我老家金陵的。”

  王祖贤笑道,“我老家是舒城的,是不是离金陵不远?”

  “也不算太远。”

  舒城是徽省皋城市的,不过人们总喜欢开玩笑说金陵是徽省的盛会,可见金陵距离徽省大部分地方都不是太远。

  “之前我们老家政府来信问我今年要不要回去,我还在考虑呢。”

  周彦笑道,“如果有时间,回去看看也无妨。”

  “看情况喽,我过段时间要去内地拍戏,如果拍完之后有时间我就去看看。”

  听到王祖贤说过段时间要去内地拍戏,周彦挑了挑眉毛,她大概说的就是《青蛇》。

  周彦刚要开口问王祖贤是不是已经确定要参演《青蛇》,何家敬这时开口问道,“你去内地拍戏?”

  “嗯,六月份就要过去了。”

  “那你要在台岛这边待多久?”

  “再待一周吧,还要去香江那边。”

  听到王祖贤待一周就要走,何家敬笑着说道,“下次见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要不要喝点?”

  王祖贤点点头,“喝点啤酒吧。”

  随后他们就叫来服务员,点了些啤酒。

  点好了啤酒,他们又开始聊起了之前在香江的事情,这时周彦再想问《青蛇》也不好开口了。

  后来酒菜都上来,四人就开始推杯换盏。

  何家敬主动提出要喝点酒,周彦还以为他酒量不错,但是两瓶啤酒没喝完,这家伙就已经晕晕乎乎的了。

  反倒是两个女孩子,喝的比何家敬还要多,此时却依旧面不改色。

  王祖贤见何家敬有些醉了,笑着说道,“家敬哥,来了台岛,怎么酒量变得更差了?”

  “要不是因为好久不见,我都不会喝酒。”何家敬晕晕乎乎地嘀咕道。

  王祖贤笑了笑,跟周彦说,“周彦,得容,我们喝吧。”

  “好。”周彦跟两个女孩子碰了碰杯子。

  喝完一杯之后,王祖贤又问周彦,“刚才聊到你是大陆的,还不知道你具体做什么的呢,你也是演员么?家敬哥你为什么叫他周指导啊。”

  何家敬晕晕乎乎地摆手,“不知道……”

  听何家敬说不知道,王祖贤她们也没当真,还以为何家敬喝懵了。

  周彦笑着说道:“我是个导演,这次过来就是宣传我拍摄的电影。”

  “你竟然是导演么?”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陈得容,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周彦。

  她们没想到,周彦这么年轻,竟然已经是导演了。

  醉醺醺的何家敬抬起头,醉眼朦胧地看着周彦,他掏了掏耳朵,都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周彦点点头,“嗯,正是我的第一部电影。”

  “你的电影叫什么名字?”陈得容问道。

  “想飞的钢琴少年。”

  王祖贤皱了皱眉毛,她感觉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但是又不记得在哪儿听到过。

  陈得容则是压根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

  何家敬这会儿人都是懵的,连“想飞的钢琴少年”这几个字他都没有听全。

  “什么少年?”

  “这部电影要上映么?”

  “嗯,七月份会在台岛这边上映。”

  “如果有时间我们一定……”

  王祖贤话没说完,何家敬身子一歪,头就靠在了周彦肩膀上。

  看到他这样,王祖贤说道,“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快点把家敬哥送回去休息。”

  周彦一脸为难道,“你们知道他家住哪儿么?”

  王祖贤摇摇头,“我还是第一次在台岛这边见到他,之前他在香江住哪儿我倒是知道。”

  何家敬这会儿又坐起来,醉眼朦胧地说道,“没关系,我能自己回家。”

  说完,他就起身往外走。

  周彦连忙去扶,到了饭店门口的时候,周彦又对王祖贤她们说,“你们来扶着点,我去结账。”

  王祖贤她们也就没客气了,跑去扶何家敬。

  喝过酒的何家敬还挺倔,把王祖贤跟陈得容的手扒拉开,然后自己歪歪倒倒地往外走。

  看他这样,王祖贤特别后悔,早知道就不接茬喝酒了,不过她记得何家敬之前酒量虽然差,也没差到这地步,连两瓶啤酒都没喝完。

  王祖贤跟陈得容围着何家敬转的时候,路另一边走过来三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其中一个人看到陈得容之后,原本醉咪咪的眼睛忽然一亮,随后就朝着陈得容他们走过来。

  “小妹妹,要不要帮忙啊?”

  男人话说得挺客气,不过陈得容见到他这样子,还是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这种喝过酒耍流氓的人她之前也见过。

  “不用了,谢谢,我们其他几个朋友一会儿就来了。”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他们还有其他朋友在,你们要耍流氓要掂量掂量。

  果然,听到陈得容这么说,那个男人有点却步,还朝四处看了看。

  在没见到其他人之后,男人又往前走了几步,“小妹妹,你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的。”

  王祖贤见他们围着陈得容,立马跑过来,将陈得容拉到身后。

  “你们不要乱来,这里到处都是人。”

  见王祖贤过来,三个男人相互看了看,随后又色眯眯地盯着王祖贤,虽然王祖贤戴着墨镜,但是身材可是一眼就能看到的。

  “我们又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问你们要不要帮忙,这社会难道连好人都不能当了么?”

  当头的那个男人,又往王祖贤他们身边凑近了一点,他一脸横肉,胳膊上还有刺青,一看就不太好惹。

  王祖贤当然不想惹对方,拉着陈得容往后走。

  她们一撤,三个男人就往前撵。

  这会儿何家敬稍微清醒一点,模模糊糊看见个一脸横肉的男人在骚扰王祖贤他们,等他们到了跟前,何家敬一个巴掌就呼到了打头那个男人脸上。

  本来那三个男人,也就是喝完酒之后,没事调戏调戏姑娘,肯定也没想到动真格的,但是何家敬这一巴掌,直接惹怒了他们。

  后面一个光头冲上来,一脚踹在何家敬大腿上,何家敬连连退了好几步,酒也醒了不少。

  但毕竟是醉了,身体提不上力气,想要还手,却已经被三个男人围住了。

  如果是平常,何家敬人高马大,而且还练武,根本不怕这三个货,但现在身上被套了个虚弱,战斗力大大减弱。

  这边周彦刚刚结完账出来,就见到何家敬被人踹了一脚。

  他也没问怎么回事,二话没说,把饭店门口的板凳给拎起来,冲了过去,先是照着那个光头的后腰就是一脚,然后抡起板凳就朝着另外两个人哐哐猛砸。

  这三人本来就喝了酒,周彦持械又偷袭,他们当然招架不住。

  等到三个人被砸趴下两个,周彦才开口问王祖贤,“怎么回事?”

  还没等王祖贤开口,地上趴着的那个光头就开始嚎,“杀人啦,快报警啊。”

  周彦抬起板凳作势要砸,光头连忙捂住脑袋,不敢说话了。

  走到何家敬身边,周彦问道,“还行吧,要不要背?”

  “一点事没有。”何家敬揉了揉腰,要强道,“你要不来,我都已经把他们打趴下了。”

  周彦笑着点点头,又转头对王祖贤她们说,“我们走吧。”

  王祖贤看了看那三个流氓,有些不放心,“她们说要报警,要不要等警察过来?”

  周彦翻了个白眼,心说王祖贤出道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单纯呢。

  他直接走到王祖贤身边,抓起王祖贤手腕往前走,“没事,我们现在先去警察局等他们。”

  就这样,周彦抓着王祖贤的胳膊,一直走到看不见那三个流氓的地方才松手。

  这时陈得容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小声说道,“周指导,警察局在那边。”

  周彦被这丫头给逗笑了,“你还真想去警察局等他们啊。”

  陈得容眨眨眼,心说不是你说的么,要去警察局。

  王祖贤这会儿已经反应过来,她笑呵呵地说道,“周彦骗他们的。”

  其实王祖贤当然不想去警察局,她毕竟是明星,闹到警察局,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不是何家敬那巴掌,她肯定要带着陈得容走的。

  不过周彦刚才打架的样子真给她看呆了,干脆利落,她都没反应过来,几个人就已经被干趴下了。

  周彦肯定经常打架,不然不可能这么熟练。

  王祖贤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周彦第一次打架,准确地说,他之前从没有打过这么狠的一次架,刚才那个光头脸都被砸出血了。

  刚才动手的时候,周彦还没感觉。

  但是这会儿远离了现场,周彦反倒感觉手有点抖,一方面刚才用力过猛,另一方面也是有些激动。

  一个向来遵纪守法的人,忽然打一场架,冲击还是挺强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