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149章_1990:从鲍家街开始
书荒啦文学网 > 1990:从鲍家街开始 > 150.第149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150.第149章

  第149章

  初七早上,周彦给他哥周宏打了个电话。

  年前周彦跟李一丁通过一次电话,李一丁的意思是,周彦家离锡城比较近,如果有时间,可以去锡城的影视城看看拍摄。

  周彦的助理姜霞也开工了,他们准备开车过去。

  不过公司派给周彦的车现在在燕京,所以周彦就打电话找周宏借车。

  听到周彦要用车,周宏笑道,“行啊,正好家里面空了两辆车,拨一辆给你用,不用送回来了。我让陈叔给你送过去,要不要再给你派个司机?”

  “不用,我助理会开车,这车我就用几天,回头还是要还给伱,我一年到头不在家,车一直放着不太好。”

  车这玩意,放着时间长了就会出问题。

  “直接开到燕京去呗。”

  “燕京那边有车。”

  “行吧,你在家等着,我让陈叔现在就过去。”

  “好。”

  ……

  也就过了半个多小时,陈叔就把车送了过来。

  但是周彦万万没有想到,陈叔送过来的竟然是一辆虎头奔,看着面前的车,周彦有些傻眼。

  “家里没别的车了?”

  陈叔笑道,“空闲的车还有一辆,不过那一辆比这辆好点,而且车牌太招眼,宏少爷说,让你开这辆,低调点。”

  低调点……周彦不认为开一辆售价一两百万的车,能低调起来,这车不管放在哪个城市,都低调不了。

  开这车在路上,就等同于在车顶安装一个大喇叭,不停地播“我家超有钱”,即便是再不懂车的人,看到虎头奔,也知道它价格不菲,这玩意跟现在的普通汽车完全是两个东西。

  “要不,我把另一辆开过来?”

  周彦连忙摆手,“不用,不用,就这辆吧。”

  陈叔笑着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等陈叔走后,周彦看了看车,不得不说,虎头奔确实霸道,这车里面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电气系统,绝大多数的功能都是电动的,甚至连电动吸合门都有。

  这些东西在三十年后看来,也就稀疏平常,但对于现在来说,那是满满的科技感,现在大部分人恐怕都不知道电吸门是个什么东西。

  第二天,姜霞来了。

  她围着虎头奔绕了好几圈。

  “周老师,这车我不敢开啊,要是磕着碰着……”

  周彦笑着摆手,“没事,不是有保险么。”

  ……

  姜霞最终还是勇敢地坐上了驾驶位,不过一路上开的很小心,生怕遇到什么问题。

  等他们到三国影视城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周彦先去找了现场的工作人员,让他们给他跟姜霞安排房间。

  锡城影视城这边的住宿条件比较好,好多都是四人间、双人间。

  孙彦君他们几个住在一个四人间里面,已经满员了,不过他们旁边的那间房现在还一个人没有,所以周彦就直接住了进去。

  现在刚刚开工没多久,而且电视剧的拍摄已经进入到后期,剧组的人比之前明显少了很多。

  给周彦跟姜霞安排住宿的工作人员小李非常热心,帮他们把住处安排好了之后,还带他们去了食堂吃饭。

  饭点已经过了,但是还有一些菜,周彦简单吃了一口,就去了拍摄现场。

  今天在拍的是曹操平定北方之后,准备向南用兵的室内开会戏,曹操带手下开会讨论军事上和政治上的准备。

  周彦到现场的时候,导演蔡小晴正带着演员们对戏,孙彦君跟唐国墙也在旁边观摩。

  见到周彦,两人非常意外。

  “周老弟你怎么来了?”孙彦君问道。

  唐国墙笑呵呵地说道,“瞧你这话说的,他是咱们的配乐指导,出现在片场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我是说,这才初八,周老弟不在家好好过节,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周彦笑道,“你们不是开工更早么,我正好趁着回学校之前,来这边看看,反正离得也不远。”

  “哦,对,你家就是苏省的。”孙彦君点点头,随后又笑道,“那正好,我从老家带了一些特产,晚上我们喝一杯。”

  周彦笑着点头,“好。”

  三人在旁边聊了一会儿,魏综万也过来了。

  这场戏里面,是没有司马懿的,他现在在曹军里面还是个不太重要的人物,自然是参与不了核心会议的。

  看到周彦,魏综万也挺高兴,“周彦你来的正好,《树洞》的剧本我还想跟你聊聊。”

  魏综万接了《树洞》的戏,在里面饰演村长,选角的时候,也是周彦提的建议让魏综万来演,吴子牛想都没想到就采纳了。

  相对于《三国演义》,《树洞》拍起来肯定很简单,又没有动作戏,所以魏综万就同意了。

  唐国墙好奇道,“什么剧本,怎么找周彦聊?”

  “《树洞》是周彦的小说,现在要改编拍成电影,我有一个角色。”魏综万解释了一句。

  听到是周彦的小说,孙彦君跟唐国墙都非常惊讶。

  “周老弟你还写小说啊。”

  周彦笑道,“写过几篇。”

  唐国墙咋舌道,“你可真是个多面手,这电影什么时候拍?”

  “快了,也就下个月。”

  “这小说在哪里发表的,回头我找来看看。”孙彦君说道。

  魏综万笑道,“在《燕京文学》上,我那里有一本,你要看,可以去我宿舍拿。”

  “嗯,一会儿这边结束,我去看看。”

  “这部电影是你自己拍么?”唐国墙问道。

  周彦导过电影这事,唐国墙他们都知道,所以才有此一问。

  “不是,我交给了吴子牛导演。”

  “吴子牛那也是很厉害的导演。”

  “嗯,吴导好像也拿过国际大奖吧。”

  周彦点头,“是的,前两年他的《晚钟》拿到过西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

  几人正聊着,后面传来一道女声,“什么银熊奖啊?”

  他们转头看去,只见陈红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陈红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衣,非常时髦,她原本底子就很不错,配上合适的妆造,确实非常漂亮。

  看到美女,大家心情都不错,唐国墙笑着解释道,“我们正在聊周彦小说改编电影的事情,拍这部电影的导演吴子牛之前拿过西柏林国际电影节的银熊奖。”

  听到周彦写过小说,而且还要改编成电影,陈红露出非常夸张的表情,“周指导你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还发表过小说。”

  周彦抿了抿嘴唇,陈红确实很漂亮,但这夸人的表情也太夸张了点。

  “嗐,运气比较好而已。”

  “周指导就是谦虚,我还看过你拍的那部《想飞的钢琴少年》,非常好看,而且这部电影在台岛那边很出名的。”

  陈红演过琼瑶剧,对台岛那边的消息也了解一些。

  听陈红这么说,孙彦君他们也来了兴趣,问起了电影在台岛那边的情况。

  “这电影在台岛有多出名啊?票房是不是很高?”

  陈红其实也只是一知半解,问到具体的她就回答不上来了。

  周彦笑道,“票房属于中等水平吧,是有不少影迷喜欢,但也没有特别夸张。”

  “不容易了。”唐国墙笑道,“咱们内地的电影,能在台岛那边获得票房就已经不错了。”

  “是啊,而且电影里面的音乐也很出名,周指导他们去年年底还在香江跟台岛开了音乐会,也是一票难求。”

  这个消息陈红是从报纸上看到的,就是过年前,她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一篇跟音乐会有关的报道,上面说周彦的音乐会在香江跟台岛一票难求、万人空巷。

  周彦看陈红这么热络,也是扬了扬眉头,他跟陈红其实不熟,之前就见过两次面,而且也没有聊过天。

  孙彦君他们也看出来陈红对周彦非常热情,原因他们也明白。

  陈红出道挺早的,七八年前拍电影了,这几年也演了不少戏,不过都不怎么知名,大部分也都是配角。

  年轻演员嘛,碰到导演的时候,表现的上进一点,也很正常。

  周彦虽然年轻,平时跟他们也打成一片,但毕竟也是正儿八经有过作品证明自己的导演,对年轻演员来说,是需要仰视的。

  其实周彦对陈红是抱有警惕心的,他听说过陈红跟滕文季的绯闻,而滕文季跟自己又有过节。

  不知道陈红现在跟滕文季关系怎么样,如果两人真有点事情,说不定陈红要给自己使绊子。

  因此在跟陈红接触的时候,周彦也很警觉。

  防人之心可不能无。

  虽然周彦没有表现出自己的警觉,但是陈红还是非常敏锐的感觉到了,她感觉到周彦似乎有意地疏远她。

  一开始,她以为周彦的性格比较内敛,跟女孩子聊天不自在,但后来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周彦就是对她有点不一样。

  这让陈红感觉很奇怪,因为他们之前也没有怎么接触过,她完全想不明白周彦为什么会有意疏远她。

  他们在现场待了一会儿,周彦见这场戏差不多了,便跟孙彦君他们说,“我车上带了点东西,你们一起搭把手,帮我搬到宿舍里去。”

  听到周彦带东西了,孙彦君笑道,“又带了战略物资?”

  “顺手买了点。”

  这一次,孙彦君他们不像之前那样两眼放光了,毕竟刚刚过完年,大家在家里都吃的好,喝的好,不像之前一直在山沟沟里面窝着。

  周彦的本意是,带着孙彦君他们一起过去,陈红却自告奋勇道,“我也去帮你们吧,人多力量大。”

  人家主动说了,周彦也不好拒绝,他虽然警惕陈红,但也不好做得太明显,便点头道,“行,那就麻烦你了。”

  等到众人到了车子旁边,魏综万直接叫了出来,“乖乖,周彦你不会说,这虎头奔是你的车吧?”

  周彦就知道他们要聊车,别说是虎头奔了,上次开个桑塔纳过来,李靖非他们都围着车看了半天。

  “这不是我的车,是我跟人借的。”

  魏综万他们脸上的惊讶一点都没有散,这车就算是借的也非常厉害了,谁能随便借到一辆价值一两百万的车?

  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几年时间拍一部电视剧,能拿到的片酬,都不够这车价钱的零头。

  “什么关系,能把这车借给你?”

  “我哥。”

  “……”魏综万翻了个白眼,“那还不是你家里的么?”

  其他几人也是面面相觑,他们之前只知道周彦挺有钱的,但都以为周彦的钱是拍电影赚的,却没想到周彦竟然还是个富家少爷。

  能买这种车的,那可不是一般的家庭,家里如果不趁个几千万,能花钱买一两百万的车么?

  其实除了魏综万,其他人都不认识虎头奔,毕竟这车非常少见,平常在路上根本看不到,但他们听说过虎头奔的名头。

  要是让他们知道,周彦家还有几辆这种级别的车,恐怕更要傻眼。

  ……

  白天陈红帮忙搬了东西,晚上吃饭孙彦君他们就把陈红也给叫上了,而陈红也是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虽然陈红知道周彦有意疏远她,但她不仅仅没有退缩,反而迎难而上,吃饭的时候,也是找了周彦旁边的位置坐下,还不停地找话题跟周彦聊天。

  后面喝酒,她也起身敬了周彦好几杯。

  看到她黏在周彦旁边,其他人也是十分感慨,像周彦这样,长得好看又有才,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可真是大。

  不过大家也能得出来,周彦似乎对陈红没什么兴趣,其实想想也对,周彦这样的豪门子弟,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陈红虽然漂亮,但也未必能够入周彦的眼。

  关于周彦开虎头奔过来这事,一开始只有孙彦君他们几个知道,但是这会儿已经传到了很多人耳朵里。

  下午李靖非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还提了一嘴外面停了辆虎头奔,得知是周彦开过来的,他惊讶的差点跳起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基本没有动周彦带来的干粮,孙彦君带了不少老家的特产,特别是大红肠,他带了一堆。

  除了孙彦君之外,其他人也都带了不少东西,每个人出一点,就凑了一大桌。

  ……

  周彦在影视城待了四天就回了金陵,先把车还给了周宏,之后就启程去了燕京。

  到燕京之后,他先回四合院休整了半天,第二天上午才去学校。

  周彦刚从学校大门走进去,抬眼就看到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祝贺我校钢琴少年交响乐团在香江、台岛音乐会成功举办!

  看着横幅,周彦也是微微一怔,没想到就几场音乐会,学校搞的还挺重视,都拉上横幅了。

  这时一个学生正好从周彦旁边走过,笑着说道,“周彦师兄,恭喜啊。”

  “同喜,同喜。”

  周彦笑着回了一声,然后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因为学校要开学了,办公室已经来了几个教师,见到周彦也都是纷纷道贺。

  其实音乐会本身并不算什么,央音的乐团每年都有很多音乐会举行,不过周彦这四场音乐会是在香江跟台岛举行的,而且现场比较火爆,所以很有宣传意义。

  周彦在大办公室跟同事们聊了一会儿,随后又去了施万春的办公室。

  “老师,我来给您请安了。”

  见到爱徒,施万春脸上都笑出褶子来了。

  “不错,不错,这次的音乐会效果非常好,有不少电视台还报道了这个事情,学校也是非常重视。”

  周彦笑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横幅了。”

  “嗯,那横幅是刘校长亲自让人拉的,前两天我们聊天的时候,他还说,要给你们乐团增加音乐厅的使用时间。”

  “那敢情好啊,能给我们加多长时间?”

  “估计一周能加两三个小时,多了也不现实。”

  “两三个小时也够了。”

  他们现在一周在音乐厅也就排练两三次,每周给他们加两三个小时,也就等于每次排练能多一个小时,确实非常不错。

  “你们有没有计划在内地举办几场音乐会?聊天的时候,刘校长也问了这个事情。”

  周彦点点头,“是有这个计划,不过估计要等一段时间,我准备调整一下演出节目单,这段时间带学生们练一练。”

  “嗯,有这个计划就好。”

  “我还准备再给乐团扩一下编。”

  “这又没什么难度,现在你们乐团已经打响了名号,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自然是愿意加入你们乐团的。”

  “回头我来做个招募启事,搞一次海选。”

  “这个你放开去做,学校肯定是支持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也只管提。”

  周彦笑道,“暂时还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您出手,不过以后要是遇到了,我肯定不会不好意思的。”

  施万春笑着点头,“行了,你今天刚来,也比较忙,不用在我这里耗着。”

  “好嘞,那我先退下了。”

  出了施万春的办公室,周彦又去拿了自己这学期的课表。

  ……

  开学之后,周彦将乐团的成员们召集到了音乐厅,把《清晨·初雪·红太阳》以《万里的长城》谱子拿给他们。

  谱子分下去之后,周彦笑着说道,“这段时间,大家先练《万里的长城》,争取尽快练好,我们要把这首曲子给录制出来。另外,还跟你们说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后我们每周在音乐厅的时间能多三个小时,所以后面排练的时间也可做一些调整,这个事情方秀你看着办。”

  方秀点头道,“好的,师兄。”

  随后周彦又开始给他们画饼了。

  “在香江跟台岛的四场音乐会反响还不错,后续我们准备在内地开几场,所以你们这学期要抓紧排练,特别是几首新曲子,要尽快达到能上台演出的水准。”

  周彦笑了笑,继续说道,“内地几场开完之后,如果有机会,我们乐团也会考虑出国,到霓虹或者周边其他国家演出。”

  听到有可能出国,众人都非常兴奋,纷纷议论起来。

  “我还没出过国呢。”

  “是啊,我们这段时间是不是还要学点霓虹语,到时候去了霓虹方便交流。”

  “听说他们那边到处都是汉字,咱们可以写字。”

  ……

  去霓虹演出这事,张有安之前提过一次,不过他们认为暂时时机还没有到。

  这么多人出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去一次也不能像去香江或者台岛那样,只在当地演出两场,不然的话,成本摊不开,很容易就亏本。

  想要把成本给摊薄,就必须要多开几场,但是场次多了,未必就有那么多人买账。

  而且霓虹那边的情况,张有安也不是很了解,需要提前去趟趟路子。

  给学生们画完饼之后,周彦就没再说什么,让他们自己好好练。

  虽然周彦让他们先练《万里的长城》,但是学生们还是先研究起了《清晨·初雪·红太阳》这首曲子,因为《万里的长城》他们之前已经听过,而《清晨·初雪·红太阳》是一首全新的曲子。

  之前周彦吊他们胃口,所以这段时间学生们也一直在念着这首曲子。

  《清晨·初雪·红太阳》的谱子比《万里的长城》要复杂不少,整首曲子的篇幅也比较长,钢琴部分的难度相对较低,但是提琴的难度直接上了个层级。

  汪锋迫不及待地对着谱子拉了一段,旁边李碧茹忍不住说道,“这首曲子好像有点回归周彦师兄之前的风格了。”

  “嗯,最近两年,周彦师兄很少写比较复杂的曲子,这首……应该是这两年他的作品中最丰富的一首了。”

  这时候有人又拉了后半段。

  于然惊讶道,“后面这段感情很热烈啊。”

  方秀笑道,“所以曲子叫《清晨·初雪·红太阳》,这名字一听就知道创作的过程了,我怀疑这首曲子是不是去年燕京下雪的时候,师兄写的。”

  “有可能。”

  “可惜师兄让我们先排练《万里的长城》,我更想先排这首曲子。”

  “周彦师兄只说来排练的时候先排《万里的长城》,但是我们私下里,自己可以练一练这首啊。”

  “也对哦。”

  看他们先研究起了《清晨·初雪·红太阳》,周彦也没说什么,学生们拿到一首新曲子,急着研究,这种心情他也是非常理解的,换作是他,肯定也是先看新曲子。

  周彦在台下坐了一会儿,忽然口袋里面的传呼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寻呼机看了看,有些意外,竟然是张一谋发来的消息。

  内容非常简单,就问他在不在燕京,上面留下的回拨电话也是燕京的号码,张一谋应该是人来燕京了。

  周彦把方秀叫到身边,跟她嘱咐了几句,然后去办公室给张一谋回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周彦笑道,“张导,来燕京了啊?”

  “是啊,来燕京了,你现在在学校么?”

  “在呢。”

  “我去找你,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周彦想了想,说道,“你别来学校了,去我家吧。”

  ……

  通过电话之后,周彦就回了家,等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张一谋跟巩莉一起来了。

  他们俩还挺客气,还拎了一袋水果。

  “张导,莉姐,你们来就来了,干嘛还带东西,太客气了。”

  “这新年大节的,来你家,总不能空手来。”

  “你们人能来,我就非常高兴了。”

  周彦接过水果,把两人请到客厅,给他们倒了两杯茶,随后笑道,“张导你这时候怎么有时间到燕京来?”

  张一谋接过茶杯,笑着说道,“我来准备下一部电影。”

  听到张一谋在准备新电影,周彦也是感叹,这家伙精力真是旺盛,根本不让自己歇着,最近几年他基本上每年都有一部电影,这个强度,一般导演根本不行。

  周彦自己已经算是个劳模了,但是平时的工作强度还是比不上张一谋。

  “新电影要在燕京拍么?”周彦问。

  张一谋摇摇头,“不是,定下来在鲁省那边取景,我来找你呢,是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为我新电影配乐?”

  周彦好奇道,“怎么没找赵老师?”

  张一谋跟赵季平合作比较多,他最近几部戏都是找的赵季平。

  “找啦,但是他最近太忙了,这也怪你,他不是接了《树洞》的配乐嘛,另外他自己也在做一套组曲,时间上磨不开。”

  如果只是给电影做配乐的话,赵季平一年接几部电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赵季平自己有本职工作,而且平时还在创作,所以确实可能忙不过来。

  赵季平没有时间,张一谋就想到了周彦。

  现在周彦在配乐界的名气不小,其实在张一谋之前,就有不少导演找到过周彦,邀请他担任电影的配乐指导,不过周彦都给拒绝了,主要是那些电影他都不太感兴趣。

  “是什么电影?”周彦问道。

  “去年年底《收获》上出了一部长篇小说叫《活着》,你有关注么?”

  听到《活着》,周彦微微愣了一下,他刚才其实已经想到了这部电影,看时间的话,《活着》电影大概就是这两年出来的。

  对于《活着》,周彦当然很感兴趣。

  “你说的是余桦写的那部《活着》么?”

  张一谋笑呵呵地说道,“果然,你也是作家,对文学上的事情比较了解,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周彦点点头,“有兴趣。”

  随后他又问道,“演员都找好了么?”

  “已经定下来了,你莉姐是女主角,男主角找的是葛悠,你应该跟葛悠挺熟的,我听他说你们找他出演《树洞》。”

  “嗯,过段时间就要开始拍了。”

  张一谋笑道,“幸好我们是夏天拍摄,时间上不冲突,不然你们不仅抢了我的配乐指导,还抢了我的男主角。”

  巩莉在旁边也笑道,“他一直在念叨这个事情,你要是不还他一个配乐指导,我估计他要一直念叨你。”

  周彦想了想,说:“我应该是没有问题,不过你们拍摄的过程中,我估计不能经常去现场,我自己的电影也是夏天开始拍摄。”

  “没问题,你偶尔去几次就行了,主要是后期。不行的话,你就跟赵老师学,也派一个配乐助理到现场。”

  周彦沉吟片刻,点头道,“这个提议不错,我还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而且这个人你可能还认识。”

  “我认识?谁啊?”

  “赵老师的儿子赵嶙。”

  “哦,是赵嶙啊。”

  赵嶙去过不少次长安制片厂,张一谋也见过几次。

  “对了,赵老师的儿子好像是在你们学校上学吧。”巩莉说道。

  周彦点头,“嗯,就在我班里。”

  听到赵嶙就在周彦班里,张一谋忍不住感慨,“你跟赵老师这是什么缘分,之前他找你当配乐助理,现在倒好,他家儿子落到了你手里,又要成你的助理。”

  “确定是夏天拍吧?”

  周彦这么问,是在考虑赵嶙的时间,他总不能让赵嶙为了个配乐助理请长假,如果是暑期拍摄,赵嶙就能顾得上。

  “是夏天,应该不会耽误他上学。”

  “行,那我回头问问他。”

  “那……咱们这事就这么定了?要不我们聊聊片酬的事情。”

  “片酬的事情,你跟我经纪人张有安聊吧,我们太熟了,不好意思问你要高价。”

  听周彦这么说,张一谋哈哈一笑,“听你这意思,要好好宰我一把,没关系,我们这次的经费还是比较充足的。光是《活着》的影视授权费,我就给了余桦两万五。”

  说到给了余桦两万五这事,张一谋挺骄傲的,这说明什么,说明他重视文学,重视版权啊。

  之前拍《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时候,张一谋就给了苏瞳四千块钱授权费,当时就破了纪录,这次给余桦的两万五,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周彦见他嘚瑟,只是笑了笑,也没说自己从《树洞》剧组拿了五万的影视授权费。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能从《树洞》拿到五万,跟剧本还有导演没有关系,完全是因为汤臣,换一家公司投资,周彦绝对拿不到这么多钱。

  “你们剧本审过了么?”周彦问道。

  “还没,不过这个快得很,我在应对审核这一块,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张一谋非常自信地说道。

  现在国内要拍电影,前期的剧本审核非常重要,审不过就不给拍,拍了也不给上映,而且审过之后必须要按照剧本拍,不然的话也会出问题。

  周彦记得田壯壯就在这件事情上栽了跟头,他为了过审,把剧本改了,但是后来拍摄却还是按照原本的剧本拍的,后面肯定是不能上映的。

  不能上映也就算了,田壯壯又擅自把《蓝风筝》送到霓虹去参加电影节,导致最终被禁拍。

  看到张一谋这么自信,周彦暗自摇头,他可不认为《活着》过审能有那么容易,这电影按照原著拍,百分之一百过不了审,事实上,最终的电影版也改动了很多,那即便改成那样,最后也还是没能在内地上映。

  周彦之所以问审核的事情,是因为他自己最近也遇到了这个问题,《灵异第六感》的剧本审核就被卡住了,不过问题肯定没有《活着》大。

  相关部门给出的意见主要也是集中在“亡灵”这个点上,虽然国内没有明文规定不准出现鬼,但是这两年在这方面卡的比较严。

  不过问题不算很大,国内上映的版本到时候直接把结局再反转一下,电影名字改成《第六感》,在其他地区和国家上映再用回原本的结局。

  对于《活着》的审核,周彦也没多说什么,反正他也给不了什么意见。

  “等你的剧本审核完了之后,再拿给我看看吧。”

  “没问题。”张一谋笑了笑,随后问周彦,“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怎么说?”

  “请你吃饭。”

  “来燕京还要你请啊,你跟莉姐就别走了,就在我这里吃。”

  “不用,我还约了余桦。”

  听到张一谋还约了余桦,周彦笑道,“没事,让余桦也过来吧,我请你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