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谁会变态到嫁给侄儿辈?(二更求_盛世春
书荒啦文学网 > 盛世春 > 第69章 谁会变态到嫁给侄儿辈?(二更求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9章 谁会变态到嫁给侄儿辈?(二更求

  “母亲……这怎么回事?!”

  傅真觉得自己要炸了。

  傅夫人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杜老三媳妇说的那番话,明显针对的就是跟他们家杜明诚有婚约的女方身体不好,很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一命归西,而他们家杜明诚因而就要续弦!

  对应得上这个特征的只有傅真啊!也只有傅真被针对时,傅夫人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奶奶的!

  什么都罢,要命的是杜老三家的儿子比她还低了一辈啊!

  从前她就没把他们那批子弟当平辈看过的,而且他们家那俩儿子每次见她面都规规矩矩叫她姑姑!还给她行大礼!让她嫁给他、不,是嫁给他们当中任何一家子弟,打死她都没法下嘴啊!

  谁能变态到会对一个过去见面就以“姑姑”相称、并时时注意躬身行礼让行的子侄辈改称夫君?

  那不乱套了吗!

  “母亲!”她一把抓住傅夫人的袖子:“这亲不能结啊!”

  她万万没想到傅家竟然会跟镇国大将军府那个杜家有渊源!

  天下姓杜的那么多,怎么偏偏就跟杜老三的儿子拉上了红线?

  她想不通啊!

  “如何不能结?”往常对傅真千依百顺的傅夫人,此时却不由分说拂开了她的手,朗声说道:“不结可以,那得有个说法!当初立约是他们,如今毁约又是他们,岂有这样欺负人的道理?!——你在这儿等我,不要过来!”

  说完她转过身,拨开柳丝大步朝着那一头走去!

  傅真拖都没能拖住她!

  傅夫人走到杜三夫人面前,施一礼道:“妾身乃昔年杜老将军亲自登门求见的宁泊池之女傅宁氏,如今为礼部主事傅筠之妻,见过三夫人。”

  杜三夫人今日召集这么多杜家部属的家眷在此,就是为着要给傅夫人一记闷棍,让她知晓他们杜家的心意,知难而退。方才下人说傅夫人携女而来,她自是知道的,因此那些话也是成心说给傅家母女听。

  傅夫人见得此状后会有些什么样的反应,都在杜三夫人的预料之中,但方才乍然听到那边厢传来傅夫人如此铿锵的话语,杜三夫人还是顿了一顿,下人们探听给她的消息,都说傅夫人性子软,好拿捏,可听这话却不大像是这么回事儿?

  杜家虽说威重,可悔婚之事到底是属他们这边无礼,傅家若较起真来,也不好应付。

  于是傅夫人如眼前这般当面锣对面鼓地找上门来,杜三夫人虽不曾失措,却也尴尬了那么一瞬。

  她挺挺胸膛看向傅夫人,端出笑容:“原来是傅夫人。你有什么事?”

  傅夫人面如沉水:“杜夫人,方才您的话妾身已经听到了,既然提及是令郎诚公子的婚约,那么想必夫人应该不会一郎二许,在与小女尚有婚约的情况下,还给令郎许下第二户人家。所以,方才夫人所言,定然就是针对令郎与小女这桩婚约了。

  “夫人不愿结亲,妾身自然不会死缠烂打。只不过既然夫人有这个断交的意思,还请痛痛快快,择日登我傅家之门来作个了断。

  “毕竟当初提出订婚约的是你们杜家,如今想悔婚也是你们杜家,总不能连背信弃义这口锅,杜家还要我们傅家人和宁家人来背着!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杜三夫人在这席话下立刻面红耳赤!

  她强自压下心下忿意站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正如夫人所听到的,家父当年看在杜老将军铮铮铁骨上,才许下了这门亲事,如今老将军虽身故,妾身却也希望杜大人及杜夫人能传得老将军几分磊落,也免得老将军与家父在九泉之下碰了面,不好交代!”

  傅夫人说完之后,即俯身又施一礼,而后冷着脸盯她一瞬,就这么拂袖而去。

  杜三夫人气得肝颤!

  她指着傅夫人背影咬牙:“这就是我们老爷子给我们找的亲家?给我们诚哥儿寻的丈母娘!这宁家和傅家有何教养可言?!”

  “夫人说的是!端底是高看他们了!正好她听到了,如此,夫人回去便可与大人商议退婚之事了!就说凭傅家这样的家教,如此对待

  “亲家的态度,足可以毁去这婚约了!不就说了两句嘛,傅家这是得理不饶人啊!就这样的人家,能教出什么好女儿来?”

  旁边的官眷纷纷附和劝说。

  杜三夫人本来就是抱着让傅家知难而退的心思!整这么一出就是为了让傅家知道这婚事就算是结了他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让傅夫人给劈头盖脸数脸了一通,她虽然落了下风,却无论如何都得下决心撕破脸了!

  不是她想退婚,是傅家得理不饶人,是还没正式定亲就想骑在他们头上!

  她儿子怎么能娶这样人家的女儿?她怎么能跟这样的人成亲家!

  “五叔五叔,这鱼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正在羞愤交加之时,这时候另一头忽然传来了孩童的说话声。

  杜三夫人顿时一怔,弯腰朝另一头看去,只见柳丝遮挡的湖堤上,竟然坐着正在垂钓的一大一小!她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在此的?!

  她连忙拨开柳丝看去!

  这一看立刻对上了正侧过脸来的大人的目光——

  “裴将军!”

  看清了这个人,杜三夫人一阵胆寒,脸都吓得煞白了!

  她虽然恨傅夫人恨得理直气壮,却心知自家要退婚这事做的不地道,是以特意算好了傅家母女路过时在此以言语相激的,这种事她们交好的几个知道便罢,但凡传出去让人知道,杜谡和她哪还有脸在?

  可如今不但是有人听到了,且还是让这个谁都惹不起、连皇帝都要敬他三分的征西将军给听到了!

  裴瞻或许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可要命的是,五大将军府关系匪浅啊!

  他到底在这儿待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她白着脸嗫嚅:“裴,裴将军,何时在此处的?”

  裴瞻慢慢地把脸收回去,没有搭理她。

  倒是他旁边的梁瑄声音响亮地道:“在你和她们商量着怎么能让傅夫人知难而退主动退婚如此这般你们就可以不用被世人骂背信弃义紧接着就可以给你儿子取一门门当户对的小姐的时候,我们就在这儿了呀!

  “杜三奶奶,你想好哪天去傅家退亲了没有?记得告诉我一声哦,到时我要去镇国大将军府给杜爷爷贺喜!我要祝杜爷爷的侄儿这辈子定的所有婚退起来都很顺利!”

  什么婚不婚的,杜三夫人听完这些话,她倒是快昏过去了!

  虽晚但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