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再见香菱!_原神一不小心成为提瓦特最强铁匠
书荒啦文学网 > 原神一不小心成为提瓦特最强铁匠 > 113 再见香菱!
字体:      护眼 关灯

113 再见香菱!

  “这家伙居然敢到我望舒客栈闹事情,要给我抓到是谁指示的,老娘非得把这家伙的皮都抽了不可。”

  在云堇和陈寻聊天的过程中,老板娘菲尔戈黛特也是骂声连连,然后匆匆忙忙地走到了云堇和陈寻的身边。

  “云先生,真是对不起,遇到这种事情,我们望舒客栈一定会追查到底的,我倒要看看是哪几家商会在背后搞鬼。”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利益的驱动下,某些人还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那就劳烦您了。”

  虽然说云堇可能有些习惯了,但没有人希望自己行走在外一直有被谋害的危险,她只想一心一意地钻研和展示自己对戏曲的热爱。

  “检测到宿主触发望舒客栈任务,幕后疑云。”

  “检测到宿主已经到达璃月境内,开启第一次璃月世界任务,奖励将会得到一定增加!”

  “在外名声大嗓的云先生在望舒客栈遇到行刺,在其背后是大势力的支持,找到他们,让云堇能够安心钻研戏曲!”

  系统弹窗跳出,同时这也证明了云堇之前的猜测是八九不离十的。

  “还真是这样啊……看来又有的忙了。”

  这人还没踏入璃月港内,任务就已经来了,陈寻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奇遇了。

  在望舒客栈休息一晚了之后,陈寻也是再次踏上了前往璃月港的道路,而终于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见到那远处与天际线相交的海岸口。

  “璃月,我回来了!”

  站在山坡从上往下看,璃月的房屋因为夜晚降至也都逐渐点起了明灯,一片金黄,万家灯火。

  “你好,请出示你的证件!”

  但就在陈寻感慨的时候,几个手拿长枪,身着铠甲的人则是靠近了陈寻,然后开口询问道。

  “你好你好,我是从蒙德返乡的。”

  看着严谨的千岩军,陈寻也是早早准备好了自己的身份证件,而经过了一系列的认证之后,陈寻这才被放入璃月港内。

  “只能说不愧是璃月啊,以现实为原型确实是这样的。”

  作为大陆最富有的国家之一,璃月的黄金地理位置也是值得称道的,国家间来来往往,都要经过璃月贸易,久而久之璃月港在世界的声誉也是不用多说的远扬。

  “久别重逢,别来无恙。”

  回到璃月自然是得先回到自己的居所看看了,自从他和父母前往了蒙德经商之后,这里的房屋也就闲置了下来。

  按照宿主的记忆来说,陈寻的父母来自一个叫做炎月的商会,是在璃月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商会,和飞云商会这种相比也是相差无几的。

  “炎月商会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去蒙德呢?”

  对此陈寻却十分不解,彼时的宿主似乎对这些根本就不怎么在意,导致现在的他对自己的父母除了是个商人其他几乎都基本是一无所知。

  “算了,不过既然回来了还是先找一找亲戚吧,出门靠朋友,回家靠兄弟。”

  而借此回来的机会,陈寻也能够找到一些关于父母的信息,借此来推断父母为何失踪的原因,毕竟现在的他根本是毫无头绪,无从下手。

  将自己家尘封已久的璃月房子简单清扫了一下,陈寻购置了一些日常用品后就马不停蹄地赶完炎月商会。

  “不出意外,酒叔应该也在这里面当一名商会成员,找一找酒叔问一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酒叔全名陈老酒,据说当时是因为他爹非常喜欢喝酒,于是就给这家伙取这个名,而似乎因为这个原因酒叔从小就非常讨厌酒,虽然说酒叔的名字中带着一个酒字,但要是到他面前和他聊起有关酒的事情,他指定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

  商会是商人们自愿发起的联系组织,通过商会进行信息交换,人脉结交,可以说人们通过这个平台是用来借机实现自己更好的发展。

  “酒叔!”

  走进商会,陈寻左顾右看,终于是在一个圆桌旁见到了一个带着眼睛有些小肚腩的中年男人,这个时候他似乎正在和身边的人攀谈着什么。

  “这消息是真的吗?这一次凝光大人所需要的请仙典仪所需要的材料你确定是这一家的乾坤绳么?”

  “那是那是,我吴某在道上什么名声还要多说么,这可是小道消息嘞,你们炎月商会可要抓紧了嘞。”

  这两人一个人问一个人答,正在聊着似乎与后几日的请仙典仪相关的商业机密。

  “嗯,是谁?……陈寻!”

  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陈老酒回头一望,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直接吓了一跳,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他的侄子?!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陈老酒也顾不得什么商业不商业的,回头不好意思地和自称吴某的人连连道歉,然后就朝着陈寻这里走了过来。

  “你,你居然还活着吗??陈寻!”

  而陈老酒的话语也直接是问懵了陈寻,什么叫做他还活着,难道说他本来其实已经嗝屁了?

  往四周看了看,陈老酒似乎有所顾忌,对着陈寻大手一挥,示意他急忙跟上,之后就一直一直走,最后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见到附近没有人之后,陈老酒这才敢大声说话:

  “侄子,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活着?!那么你的父母呢,陈鹏羽你爹那家伙人呢?!”

  但陈寻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却发现并没有自己什么相关的遇险事故,所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父母他们是消失失踪了,这是我可以肯定的,然后现在我则是从蒙德回来了。”

  而陈老酒此时露出了非常难以置信的表情:“你难道是失忆了,前面传来的消息我们璃月可是都知道的,就在两个月前,有一支前往蒙德的一个大商队,而你和你的父母也在其中,但不知为何出了什么巨大的变故,只知道你们这只商队的人已经全部遇难了!当时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娘亲去世的早,本来就只有我和他这家伙了,结果这倒好!”

  陈寻听完瞳孔也是略微有些一缩:“叔,你的意思是他们已经……”

  回想起自己刚刚苏醒的时候,陈寻确实是发现自己是处在荒郊野岭的,但脑袋却昏沉沉的,如果真的按照陈老酒所言,那么就是他本人遗忘了关于遇难的记忆!

  “不管怎么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至于你的父母,你现在有什么头绪么?”

  听到了酒叔的疑问,陈寻则是解释道:

  “叔,我从蒙德回来确实是有事情要做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感觉丧失了一些记忆,对此我是回来找你们的,对了,除了你和我咱们陈家应该还有其他的亲戚吧,我妈妈那边呢?”

  然而陈寻得到的是酒叔的摇摇头:“你现在要找的亲戚恐怕也就只有我了,你妈妈的话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你妈妈是孑然一身来到了璃月了,后来就和你老爸结婚了,再之后就有了你。”

  预想到自己七大姑八大姨的局面没有出现,陈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是呼出了一口气,前世的他已经被家里复杂的关系给搞麻了,不过这样也好,行事什么的那到也会方便不少,而问完了相关父母的消息之后,陈寻则是一直在意着刚刚酒叔说的话语。

  “叔,我刚刚没听错的话,你们是应该在谈论有关请仙典仪的大事情啊,是有关原材料采购的是么?”

  对此陈老酒是点了点头,然后脸上露出了有些郁闷的表情:

  “可别说这事情了,每次凝光大人把事情发放下来都是我们一堆人都在竞标啊,压力真的是大得很,要是你爹在就好了,像你爹那种性格就很好和这些家伙周旋了,找什么材料供应也是不在话下了,现在我孤家寡人的想要挣几个子都难。”

  “刚刚在商会的时候,那个叫做吴某的家伙莫名就凑了上来和我爆料小道消息,说什么使用乾坤绳,说实在我都觉得不会相信。”

  “哪有人无偿告诉别人这种商机的嘞?”

  听到了叔的发言,陈寻顿时感觉做商人也是一个难事。

  “看来商业中也是要不断讲究的啊,尔虞我诈,消息流通,叔,你这些日子还真的是辛苦了。”

  关于这种事情其实有做过稻妻相关托马任务的话就知道在商业上的事情确实是需要思考许多的,其中无论是与商贩的交流以及和对官方的沟通什么的,都是一个非常讲究的学问。

  “你应该回到了自家屋子了吧,你看要不要我过去给你帮忙一下,这在蒙德呆了那么久,一定想家了吧,哈哈,既然回家了叔叔我就要多担待你这家伙了。”

  拍了拍陈寻的肩膀,但陈老酒却露出了有些惊诧的神色:“你这家伙,身材还蛮结实的啊,看来没少锻炼呢,回去我可得好好说一说我家闺女了,整天就知道呆在家里吃吃吃,真是气死我这个做爹的了。”

  而随着酒叔提的这一嘴,陈寻也是立马想了起来自己的这个表妹,陈蓉。

  “陈蓉啊,想一想她估计和我同岁吧……”

  陈寻对自己这个表妹倒是没有什么印象,原本的宿主似乎是一个快乐肥宅,两耳不听窗外事的,现在陈寻对于这个表妹只知道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那就多谢叔了,等我把回来的事情整理完,我一定会登门拜访的!”

  简单告别了陈老酒之后,陈寻一个人走在璃月的街道上则是露出了非常凝重的表情。

  “一场灾难?前往蒙德的商队那时究竟遭遇了什么,不过既然大家都失踪了,为什么我还活着呢?奇怪,太奇怪了……”

  本来谜团就应该够多了,但现在陈寻则是又多了一个需要侦察的对象,而此时系统又刷新了一个关于寻找父母的任务,也使得他开始不断思考。

  “算了,一直想这些事情也不太好,我这才回到璃月第一天,别把自己逼得太死了。”

  又是赶路又是询问的,陈寻本人觉得自己还是十分努力的,那么接下来稍微开摆一下不过分吧?

  “既然回到了璃月,那么我第一个要找的就是……”

  回想起之前离开的少女,陈寻也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万民堂!”

  回到了璃月先找谁还要多说么,肯定得先去找一下老朋友香菱了。

  “不过真的好香啊,这熟悉的辣子味道,巴适的很哈!”

  而走进了万民堂的铺子之后,陈寻也是看见了一个不断忙碌的身影,手里的菜刀正在不断挥舞,左手处的食材被整齐划一地被她给切割好,一看刀工就是厉害得不得了。

  “老板,来一份水煮黑背鲈和香嫩娇娇鸡!”

  选择了一个座位坐下之后,陈寻则是开始往卯师父那边一喊。

  而正在烹饪的卯师父听到了陈寻的吆喝则是往旁边喊了一声:“来客人了,香菱,去帮客人点餐吧,这边就先交给我。”

  “好嘞,爹爹。”

  放下自己手中的餐具刀,香菱也是用毛巾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就转身了过去,而这一转身也使得她看到了一个似乎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少年。

  “陈,陈寻???!”

  似乎是怕自己看错了,香菱是特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以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但直到自己眼前的黑发少年拿出了一道菜谱之后,香菱这才敢肯定自己一定没有看错。

  “陈寻你这家伙……没有忘记真是太好了。”

  看到了少年手里的菜谱,香菱顿时露出了非常高兴的笑容,步伐也开始变得有些许欢快。

  “香菱,我按照约定来了!”

  “近况如何,可别又搞一些奇奇怪怪的料理哦,其他人可没有我这么好的脾气给你当实验对象呢。”

  香菱一开始还有些高兴,但听见了陈寻的玩笑之后,顿时嘟着小嘴,委屈巴巴的样子:“哪有,我一直都很正经的好吧,那是为了创造出良好料理的必经之路罢了。”

  但委屈的样子一闪而过,香菱又露出了兴致昂扬的笑容:

  “最近我有捣鼓出了新的菜单,陈寻你可得好好来帮我品尝一下,那可是……”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眯眼微笑的香菱,陈寻顿时觉得自己要凉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他在温热似火的食客环境下突然感到了一丝凉意,然后他一扭头就看见了一直直直盯着自己的卯师傅。

  “叔,你误会了……”

  感受了来自香菱父亲眼神中的刀锋,陈寻真的是有话要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