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地下往生堂?_原神一不小心成为提瓦特最强铁匠
书荒啦文学网 > 原神一不小心成为提瓦特最强铁匠 > 132 地下往生堂?
字体:      护眼 关灯

132 地下往生堂?

  “那么我再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坎瑞亚人松海。”

  “你们既然从阿罗那边听说过我,那么也知道我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叛逆,自由,无畏,和其他坎瑞亚人相比我应该非常地不同。”

  从地上站起,粉发少年往对面的帐篷里面指了指,示意陈寻两人跟上他。

  “这里面是我从地上带来的一切精华,它将成为我们一族迈向新生活的关键。”

  在松海的介绍下,陈寻两人则是在帐篷里面发现了不少奇奇妙妙的工具。

  “嗯?大量的兵器图纸?矿石,水车?载人交通工具?”

  这一看,陈寻也是有些惊了,这些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的东西但对于现在的松海他们无比重要。

  “地上的国家们正在不断发展,其中有些好的技术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十分有利的。”

  带领陈寻他们参观完了大概,松海却顿了顿话语,然后眼神直直地盯着两人,非常认真。

  “但这一切也都是附属品,最重要的是关于元素与神之眼。”

  “我最终的目标就是希望我们一族能够接受神之眼!”

  神之眼在提瓦特究竟是什么意义,陈寻觉得也不用过多赘述,拥有神之眼确实能够做到很多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如你所见,我刚刚就释放了雷属性神之眼的力量,这份神之眼是我在璃月游历的时候获得了。”

  “这个大陆终究还是元素至上,抛弃元素的我们现在已经很难赶超七国了,我觉得获得神之眼并不是坏事,得到它将更能够为族人造福。”

  “金颂节是为了祭奠我们伟大的坎瑞亚炼金术士密尔修斯,我想如果通过密尔修斯降下神谕,以及我这些带来的东西再加上演讲,或许能够改变大家的内心。”

  听完了松海的话语之后,陈寻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人心中的成见就像一座大山,松海的冒险举动真不一定能够成功。

  “那么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们已经被松海救走,那么他们就已经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

  “我会给你们两个假身份,让你们混入人群之中,然后将我带来的这些东西散播到部落里面,在金颂节到来之前尽可能先松动大家的刻板印象。”

  “而到了金颂节当天现场,我需要你们展现神之眼的力量,同时我会尽可能拖住大组长,然后你们将这个东西送到密尔修斯雕像的最顶部。”

  在陈寻眼里,松海则是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个奇异的东西,看起来十分珍贵,以至于他十分小心翼翼。

  “炼金术是十分复杂的,而我发现如果将元素力运用于炼金之中,那么炼金术的可能性就会无限增长,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就是一块浓缩了雷元素的晶石,它名为最胜紫晶,我会提前将雕像那里的炼金台准备好,到时候就靠你们的发挥了!”

  从他的手里拿到了最胜紫晶,陈寻也是眼神跳了跳,这玩意就是前世游戏中的黄色角色突破材料,真的是十分地珍贵了。

  “这是一场恶战,我的朋友,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我的,但我知道你们一定是好人。”

  “我们族人进入地下太久了,需要新的生机,如果没有人向前,那么我就做第一个。”

  看着眼前的松海清澈的眼眸,陈寻似乎也看到了他眼中的理想,如他所愿,他的族群会不断一直迈步向前。

  “放心好了,松海哥,既然你救了我们,那么我们就会全力支持你的计划,五百年前的仇恨需要消解,作为提瓦特大陆的一份子,我们应该和平相处而不是兵戎相向。”

  “你们有这份心就好,多谢了。”

  对此,松海也是点了点头。

  “那么接下来你们就开始准备一下吧,待会我会将你们送到地下,然后你们就可以去居民区一个叫做千瑶手工的地方找一个叫千瑶的女人,她会帮助接应你们。”

  松海讲完之后则是从帐篷的另一个桌上拿出了两套衣服给了陈寻他们换上。

  而在他们换完之后,伴随着一阵强光,陈寻和行秋顿时发现自己的周围就突然多了嘈杂的声音。

  “这是一种传送术,我一天最多使用三次,现在我已经把你们传送到了闹市街的小巷之中,接下来就靠你们了。”

  耳边传来了松海的提示,但松海却在不过眨眼间就离开了。

  “这家伙还真的是捉摸不透,不过接下来就是一场恶战了。”

  望了望两边狭小的墙壁,陈寻升了升自己的衣袍,然后率先走出了这个拥挤的小巷子。

  而与之前阿罗几人呆着的区域相比,这里人声鼎沸,非常热闹,似乎这里就是他们一族唯一的街道。

  顺眼望去,周边都是一些摆摊的小贩,有卖菜的,卖小吃的,也有卖看起来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不过我们也不认识这里的区域分布啊,到哪里去找这个千瑶手工店……”

  不过既然松海将他们传送到了这里,那么千瑶手工店肯定就在附近是没有错的。

  “真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啊,要是知道了我们两个的真实身份,这不得直接把我们给当场挫骨扬灰了……”

  望着身边热情和蔼的各个坎瑞亚人,陈寻也是有些发怵。

  “别这么灰心,你说万一我们碰到了像阿罗一样的人呢?要我是说这些居民还是挺和善的。”

  行秋却有些不太认同陈寻的话语,左顾右盼,眼冒金星,似乎被什么吸引住了。

  “陈寻,你过去那边看看,那里是不是有什么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你这家伙可别给我整什么啊……”

  现在可是如履薄冰,这家伙还有闲情雅致想要逛街。

  “话不能怎么说,不融入这里好像更显得我们鬼鬼祟祟的,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了我们两个异样的举动了。”

  经过行秋的话语提醒,陈寻确实发现自己的行为举止确实十分僵硬,和其他的行人对比真的差异很大。

  “既然如此,那好吧。”

  走到了行秋说的摊位前面,陈寻发现这里就是卖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哎呦,两位看看,我这里都是好东西呢。”

  “这是密尔修斯曾经锻造过的茶杯,然后这是一本武学笔记,来自古国皇室的藏阁之中,还有这个这个……”

  听着小贩神乎其神的介绍,饶是陈寻也是有些被整蒙了,作为外乡人的他哪里会辨得真假?

  “看看就好了,我们身上可没有摩拉呢,也不知道这里是拿什么交易,露馅就糟糕了!”

  “摩拉可是从很久之前就开始流传大陆了,坎瑞亚人怎么可能不用呢?”

  但行秋却笑了笑,认为陈寻太神经兮兮了,直接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了好几枚摩拉。

  “我就要那个了,把它给包好。”

  而那个商贩看到了行秋手里的摩拉顿时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似乎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一样。

  “好嘞,好嘞,这些绝对够了!”

  而陈寻听了行秋的话也是有些郁闷,然后看向了他所说的东西。

  “嗯?一把浑身都是灰石的剑?”

  而随着陈寻的触碰,系统的提示声音也是主动响了起来。

  “检测到宿主触碰到史诗道具,残旧的古国的单手剑原胚,来自已经覆灭的坎瑞亚皇室,如果好好修复,或许就能够成为一个不错的锻造原材料?”

  “怎么样?”

  向陈寻眨了眨眼,行秋也是示意他觉得这把武器原胚如何。

  “你这家伙,真是独具慧眼。”

  只能说行秋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在某些方面的眼光确实是独到,那小贩还以为自己赚了大钱,其实好的东西已经被他亲手送走了。

  “不过这玩意对于寻常人家确实很拉跨,比起实在的摩拉,还是摩拉更有用。”

  小商贩就一普通人,拿到这种东西也解决不了,一块废铁能够换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将残旧的原胚收好,行秋漫不经心地看着摊位上的其他东西,然后询问了一句,问他千瑶手工店在哪里。

  “千瑶手工店?你们要去那里做手工?”

  似乎听到了什么忌讳的词语,那商贩的脸色是瞬间变了,好像那个地方是什么不吉利的地方。

  “怎么了么?那里发生了什么吗?”

  看到了商贩的表情,陈寻也是有些被吓到了,急忙追问。

  “那倒不是,只是那里的老板性情古怪,而且去那里做手工一般都是家里有人去世了才去……”

  听到了商贩的解释,行秋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僵,但很快又挂上了略微悲伤的表情。

  “没错,其实我家里的宠物去世了,我想给他做一点手工……”

  “哦哦,原来是这样。”

  商贩听完了倒没有什么怀疑,像行秋这样能够随手掏出几个摩拉的人,家里肯定也是非常有钱,养一只宠物算什么呢?

  即便是这地下坎瑞亚,人们也是有着贫富贵贱之分的,前王朝的贵族制度也是保留了下来,只不过在这里定居下来的贵族十分少,大部分都是和他一样普通的人罢了。

  “这也行?”

  陈寻都看到行秋脸角旁的冷汗了,但这商贩居然没有过多怀疑?而且这手工店听起来还挺古典的,没想到居然是坎瑞亚版的往生堂?!

  “那两位少爷只要从这里一直直走,然后往右拐,再往左拐,最后一直往前走就能够看到千瑶手工店了。”

  谢过商贩,两人也是按照他的指示开始往前走。

  “多亏你了,行秋,你这家伙关键时刻还挺冷静的嘛!”

  想了想,陈寻知道刚刚行秋的一番举动则是顺利化解了尴尬,让他们融入了大街之中,而且也顺便获得了前往千瑶手工的信息,没有打草惊蛇。

  “小事而已,不足挂齿,我也只是歪打正着罢了。”

  行秋对于陈寻的话语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只能说辛亏他们运气好。

  随着他们的行进,前面的人烟也是变得逐渐稀少了起来,似乎千瑶手工就在十分偏僻的位置,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像这种产业总不能够开设在人多的地方吧,总得要避讳的才是。

  “虽然挺偏僻的,但也给我们行了个方便,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了。”

  如果那个名叫千瑶的老板是松海的同伴,那么他们的安全就能够得到保障,前不久他们才刚刚逃离切克维斯的抓捕,那老头估计已经暴跳如雷了。

  眼前逐渐开阔起来,两位少年则是在自己的视野尽头看见了一个有几楼高的建筑。

  “有人么?”

  为了表示尊敬和礼貌,陈寻走到了建筑一楼大门前也是礼貌地敲了敲门。

  但可惜的是连续敲了几声都没有任何的回馈。

  “今天难道是休息日?所以不开门?”

  陈寻也是有些狐疑,既然松海通知他们过来,那么他的朋友应该也知道吧?

  不过好在过了一会,那大门也是稍微动了动,听起来终于是有人来开门了。

  “都快到睡觉的时间了,怎么还有人来呢?”

  听到了一声轻轻柔柔的声音,映入陈寻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宽松睡袍的长发女人,其中的美好身材若隐若现。

  “你好,老板,我们是松海的朋友,特定根据他的信息来您这里……”

  虽然说眼前的女人看起来十分散漫,但作为松海的朋友肯定也是有几斤几两的,所以陈寻也是不敢怠慢。

  “哦,原来是小海的朋友啊,快进来吧,他应该介绍过我了吧。”

  急忙点头,得到了女主人的许可,两人也是进入了建筑其中。

  一楼是一个接待室,似乎就是专门来接待有需求的客人的。

  “不好意思啊,我这里挺偏僻的,也不好找呢,不过这也就是做我这一行的困扰呢。”

  一楼的接待室周围的墙壁上都挂着不少东西,那些小东西似乎都是他眼前这个女人的手工杰作。

  “现在正值金颂节这种喜庆的日子,我这种店铺的生意自然是黄的不得了,看到你们两个我还以为有生意了呢,呵呵。”

  千瑶在前面走着,带着陈寻他们则是上了二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