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迈出第一步_原神一不小心成为提瓦特最强铁匠
书荒啦文学网 > 原神一不小心成为提瓦特最强铁匠 > 133 迈出第一步
字体:      护眼 关灯

133 迈出第一步

  “话说你们两个就是从切克维斯手里逃脱的两个人啊,现在有关外来者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部落了。”

  千瑶此时带着他们走上了二楼,然后坐在了自己的沙发上,饶有兴致地看着陈寻两人。

  “切克维斯那老家伙已经很久没发过那么大的脾气了,不知道说你们是不是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千瑶姐说笑了,我们哪敢啊。”

  要不是被神秘巨像给逼迫到了这里,以及阿芒意想不到的背叛,他们哪里敢招惹像切克维斯这样的人物,真的是随手就可以把他们给灭了。

  “呵呵,我已经大概知道了松海的计划,真没想到他居然敢这么做,既然答应了他,那么我就会护佑你们周全。”

  而随着千瑶的话语落下,在楼下的大门此时就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听起来非常急促。

  而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之后,千瑶也是稍微皱了皱眉头,然后随手一动,只见在他们旁边的一个墙壁突然活动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暗室。

  “来者不善,你们先躲起来吧,这股气息我总感觉是切克维斯那老家伙。”

  听到那四个大字,陈寻也是大气不敢喘一口,和行秋快速进入了其中,不敢发出多余的动静。

  “来了来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见到陈寻两人已经进入之后,千瑶关闭了墙壁,然后又恢复了一股慵懒的气质,然后走了下去。

  “是来照顾我生意的么?切克维斯大组长?”

  打开大门,站在她眼前的不是别人就是那白发老者。

  “千瑶啊,叔这不是来看一下你么,随便问一些事情。”

  “那可不敢当,我不过一个弱女子,居然还使得大组长亲自登门拜访。”

  切克维斯的目的自然不是他简单说说的那样来看看,只怕是别有用心。

  “连续担任过三年金颂节圣女的头衔可不是弱女子。”

  但白发老者却精明得很,眼前的这个女子和松海一样,年纪轻轻却又天赋异禀,如果说松海是当下坎瑞亚人年轻一辈的最强者,那么眼前的这位女人就是唯一一个能打赢松海的另一强者。

  “……,既然如此那就进来坐吧。”

  切克维斯毕竟是整个地下族人的头,千瑶也是不敢怠慢,将切克维斯请上了二楼。

  “既然如此,那么叔我也就开门见山了。”

  “松海那臭小子是否又来找过你?作为他最熟悉的朋友你应该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金颂节在即,一切都不能出现差错,那小子是要毁了我们一族,你一定不会和他一样胡闹吧?”

  只能说切克维斯不愧是大组长,从松海不留余力地救陈寻两人的情况就能看出,松海孤身一人绝对是干不成自己的计划的,所以就需要帮手,而千瑶作为人选是真的再好不过了。

  “呵呵,大组长说笑了,虽然我和他是朋友,但这种大事情我还是知道孰轻孰重的,更何况他的计划不可能交给我来做的,那不是把我自己也搭了进去吗?”

  “我就只想安安心心开我的店,然后在这片暗无天日的地下慢慢老去。”

  千瑶还是那副慵懒轻松的样子,看样子根本没有被切克维斯的样子给唬住。

  “你还年轻,又是我们一族的青年才俊,或许在不久的未来就能够带领族人重返地上,我老了,未来终归是你们年轻人的。”

  切克维斯的这番话不假,虽然他坐到了大组长的位置,但这也是他很多年头破血流最终争取到的,而如今他也已经迈入迟暮。

  “呵呵,没兴趣。”

  但千瑶的脸上却没有展现半点狂热,这也使得切克维斯有些尴尬。

  摸了摸自己的白须,他则是咳了咳,然后站立起身。

  “不管怎么说,如果松海那小子有来找你,那么你一定要通知我,不可让他坏了族人的千秋大计。”

  见到千瑶点了点头,切克维斯知道继续下去也是无效沟通,然后起身挥了挥手。

  “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也会设下重兵在这里把守,你一定能够明白叔的良苦用心吧?”

  看着白发老者离开之后,千瑶却发现许多侍卫却就在附近驻扎营地了起来,看样子不打算走了。

  “监视我么……真是没有办法呢。”

  切克维斯的真实目的昭然若揭,打着保护的名义实则就是在监视她,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么他那边就能够最快得到消息,而且如果陈寻他们真躲在里面也能够顺便封锁他们的行动。

  但千瑶却一点慌张的神色都没有展现出来,似乎这种情绪就不可能出现在她的脸上。

  “可以出来了,他走了。”

  将陈寻两人唤出,千瑶则是示意他们看向窗外。

  “那些是来监视的人么?”

  听到了千瑶的话语,陈寻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虽然他们没有被发现,但切克维斯的计策将他们困在了这里。

  “这种情况我早就想到了,你们不用担心。”

  将陈寻两人领到了二楼后面的房间,千瑶则是来到了一个杂货间。

  “这里有个隐秘的按钮,按下之后就会有一条密道通向外面,所以你们如果要外出的话就从这里离开吧,从这里出现不会有人发现的。”

  随着千瑶姐按钮摁下,眼前的杂货间的地板顿时下沉,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不知道通向何处。

  “千瑶姐,你还真是神通广大呢。”

  陈寻拍马屁说道,有了这条通道那么切克维斯的招数就直接被化解于无形,他们的行动可以继续开展了。

  按照千瑶的指示之后,陈寻和行秋也是分发到了自己的房间,整理了一会松海给他们带来的东西,然后就打算外出行动了。

  “希望这些人认不出我们吧。”

  因为换了一身衣服,所以陈寻也不用担心因为衣物就被人认出不同,但那些见过他们的几个小孩就不同了,特别是那个阿芒,如果再遇见他那么他们肯定是跑不了了。

  因为是第一次出去,主要以实践探查为主,所以陈寻和行秋也就挑选了一些比较稀奇古怪的图纸,以及部分来自地上的矿石就走了出去。

  “对了,陈寻,要不我们也像那些小商贩一样摆摊吧,我们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有放在那里才不会引人耳目,而且也能做到传播的效果,你觉得怎么样?”

  此时的行秋揣着一个鼓鼓的背包,笑了笑,似乎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商贩了。

  “这倒也是个办法,确实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

  陈寻可没学过什么销售,可没有那种主动上门推销产品的能力与厚脸皮,而摆摊就是将选择权交给了顾客,看他们识不识货了。

  避开了监视的守卫原路返回,陈寻和行秋则是重新回到了刚刚来的闹市,同时就把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底下则是放了一层柔软的布。

  “嗯?怎么是你们?”

  不过好巧不巧,就在陈寻几人在这里摆摊的时候,之前的商贩就出现在了他们的旁边,看样子好像收摊了。

  “是你啊老板,你好。”

  行秋一脸不亦乐乎,似乎很享受正在干的这件事,看到了小摊老板也是笑着打招呼。

  “不是,你们怎么也来摆摊啊?这行业有这么火热么?”

  在他看来,陈寻几人那都是不得了的少爷,不可能来干这种粗活的,难道说是体验生活?

  “事实如你所见,我们确实是在摆摊,老板你也摆了这么久摊肯定也算识货的,来看看我们的东西吧,都是好货!”

  既然摊子已经摆下,那么现在所有路过的人都是他们潜在的过客,即便是自己的同行。

  “我可会不上当,走了走了!”

  但商贩精明得很,卖这种东西虽然可能有好货会被人挑走,但大部分对于他们坎瑞亚人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垃圾,也就骗一骗陈寻他们这种年轻人了。

  “诶,别走啊老板,你看看我们的这个武器图纸,保证你满意。”

  看到老板要走陈寻也是有些急了,将武器的图纸展现给了他看,如果不出一外这图纸好像是铁影阔剑?

  而听到了武器图纸这四个字,那老板也是突然转过头来,露出了怀疑的目光:“真的假的?你们摊上还有这种东西?”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拿过去看一看就知道了。”

  虽然陈寻他们也是摆摊但和其他招摇撞骗的商贩来说,他们卖的却是真东西,买到就是赚到。

  “我偷偷告诉你也不告诉别人,这武器图纸啊是来自地上的!地上的国家!”

  陈寻也是四处看了看,露出了非常谨慎的表情,生怕被其他人给听到,这好像是什么很重要的大事情一样。

  “来自地上,你怎么知道?”

  这下轮到他狐疑了,这武器图纸他看了看不像是假的,但问题在于这地下部落,所有的武器制造全部都被锁在了部落兵器厂那里,他们这种普通人是根本接触不到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和你说,这是一个神秘人卖给我的,他说希望人人都能够自由地拥有武器,至于这图纸是他从附近的矿石中挖出来的。”

  见状,陈寻也是开始胡扯,反正这老板什么也不知道,都是他一言堂,说什么是什么。

  “那你卖多少摩拉?”

  听到了陈寻讲到的话语,老板也是有些触动,虽然他是坎瑞亚人,但也只是森严等级制度下的一个底层人民,眼前的这东西可是他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东西,而且转手卖出去给贵族老爷肯定能赚不少钱。

  “那就2枚摩拉吧。”

  看到了商贩老板的渴望表情,行秋则是从怀里拿出了之前购买的原胚,然后晃了晃。

  之前的购买就知道他们地下的摩拉流通十分稀少,这几枚摩拉可能在地上不值一提,但在这里相当于非常珍贵的等价物。

  “这……”

  商贩也是立马明白了行秋的意思,反而露出了有些错愕的表情,那玩意他觉得是破铜烂铁,结果居然还得到了2枚摩拉,现在他们居然也只要2枚摩拉。

  武器图纸在这里基本是有价无市的,而行秋说的都相当于白送。

  “你们图什么呢?”

  这下轮到他不明白了,作为一个商人,对于利益相关的事情一定要非常敏感的,要不然怎么亏钱都不知道的,这也是他一直信奉的信条,但眼前的这两个小子却直接把这图纸要白送般给了他,反而把他给整不会了。

  “呵呵,老板,我们不图什么,就图个乐呵。”

  行秋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然后拿起了眼前的武器图纸看了看。

  “我倒是觉得那个神秘人挺了不起的,你说这种珍贵的东西他自己享用不好么?但结果是他便宜地卖给我们了,而且还说了一些让我们很受触动的话语。”

  “他希望我们坎瑞亚人能够不断前进,而前进的步伐是需要每个人的,为此他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得到武器的权力。”

  “老板,我觉得你在这一行混迹多年,肯定有其他的渠道能够把这图纸给卖出去吧,你说这种东西要是能够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学习到岂不是一件美事?”

  行秋之前在听完了松海告诉他们的信息之后,内心就久久不能平静。

  如果说他在璃月行侠仗义,那么那位粉色头发青年就是在这里贯彻自己的信念与道,而且道路比他愈发艰难,在他面前的是各种各样的苦难。这使得他也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帮助松海。

  “你们……多谢了。”

  听完了行秋讲的话语,老板也是陷入了沉思,似乎行秋的话语给了他很深的触动。

  种子已经在老板的心中种下,剩下的就是等待它生根发芽。

  看着小摊老板走远,陈寻也是走到了行秋的身旁,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小子不赖啊,这话术说的一套一套的。”

  行秋本来就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俊脸,配合上他温和的话语,反而有着一种别致的力量,使得人不由去相信。

  “这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嘛。”

  将第一份东西送了出去,行秋还是挺高兴的,都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他们现在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他也愈发期待接下来人们的反应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