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_囚欢
书荒啦文学网 > 囚欢 > 第1章 第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第1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1章第1章

  《囚欢》最新章节第1章第1章

  三月春,梨花落满宫廷,凄白如雪,像在预兆百年王朝终将颠覆的哀景。

  李琬琰一夜未眠。

  想来昨夜京城上下也无人能够安枕。幽州节度使萧愈突然领兵进京,三十万幽州军入城,浩浩汤汤,连大地都震了三震。

  清晨的未央宫一片沉寂,宫娥们都低声屏息,勉强有条不紊的服侍女主人梳洗,她们心里几乎都有同一个念头,只要长公主李琬琰还在,京城的天便不会塌下来。

  李琬琰坐在铜镜前,目光沉沉的望着自己,今日光景,似曾相识。

  三年前永州节度使曹猛也曾领兵进京,不过当时他的兵马只有十万,趁着国中大乱,投机入京,妄图挟天子令诸侯。

  可是萧愈,这位近年来才崭露头角的幽州节度使,他手中足有七十万兵马,今日入京的三十万,不过是他的先锋。

  李琬琰闭上眼睛,任由婢女敷粉施朱。

  萧愈若反,她们必死无疑。

  大宫女从外殿入内,附在李琬琰耳边:“大臣们全都到宣政殿了,无一缺席,幽州节度使…也到了宫门外。”

  “陛下呢?”

  “御极殿来人禀报,说陛下正闹脾气,不肯穿朝服。”

  李琬琰睁开眼,铜镜里的女子双瞳剪水,朱唇玉面,倾城绝色,不过二十岁上的年纪,偏眉眼之间添出一股威严之气,教人望之生畏,不敢生出半分轻亵之意。

  “随本宫去看看。”

  李琬琰携着宫人至御极殿,到了殿外,她将宫人全部留守外面,独自入内。

  寝殿里,内侍宫婢跪了一地,象征无上威仪的龙袍此刻被扔在地上,周遭狼藉一片,年仅五岁的小皇帝身着明黄寝衣,坐在狼藉之内嚎啕大哭。

  李琬琰走进寝殿,挥手命内侍全部退下,她走到小皇帝身边,蹲下身,一手将地上的龙袍拾起,一手搂住小皇帝将他从地上抱起。

  原本哭闹不休的李承仁见了李琬琰倒是不哭了,乖乖的趴在她怀里,哭哑的嗓音道:“阿姊,我不要上朝,宫人们都说,有坏人进京了,要杀了我。”

  李琬琰压住眼底的寒意,愈发抱紧弟弟,柔声哄着:“不会的,有阿姊在,没有人能伤害陛下。”

  李琬琰将李承仁抱到榻上,传宫人送了碗白玉粥,她哄了弟弟吃下,见他不哭闹了,又亲自哄着他穿上了朝服。

  李琬琰同李承仁走出御极殿时,大宫女来禀,丞相恐幽州节度使在宫外等的不耐,已先命人将节度使请入宫,此刻快要到宣政殿了。

  昨夜宫城禁卫军来报,萧愈的人已接掌城门,皇宫内虽然还没有他的兵马,但皇宫外围早被幽州军层层围住,连只老鼠都出不去。

  李琬琰听着宫女的禀告没有说话,只紧牵着弟弟的手,如往常般不急不缓的向宣政殿走。

  她一直在想,萧愈陈兵宫城外,却引而不发,苦等一夜,究竟在图谋什么。

  入宣政殿,众臣朝拜,李琬琰坐在龙椅旁,望着殿下如惊弓之鸟的众朝臣。

  她能理解朝臣们的惊慌,一朝蛇咬,三年前永州节度使曹猛进京后,自持强兵,烧杀掠夺,斩杀朝中大臣无数,京都血流成河。

  如今的萧愈比起当年的曹猛,兵强十倍不止,没有人敢想象,若他疯起来,京都会变成怎样的人间炼狱。

  丞相行礼参拜后,迫不及待的开口:“长公主殿下,幽州节度使已至殿外,不如请进来,问其来意,多多安抚为上。”

  危情之下,连丞相都顾不上礼节,略过天子,直接问询皇宫之内最高的掌权人,摄政长公主。

  李琬琰侧首,看着身边不安的李承仁,抬手轻抚了抚他的背,示意他别怕,随后仰首,沉稳开口:“宣。”

  宣政殿的大门从内打开,清晨的晞光照入大殿,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殿门处,大家都想看看这位传闻中还不到而立之年,手掌七十万大军,战无不胜,短短三年将国中北境割据数载的七八个藩镇尽数收服羽下的幽州节度使。

  李琬琰同样好奇。

  这个三年前她都不曾听过名号的人物,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手掌天下七分兵权,灭掉其他藩镇,拿下京都以北王朝的半壁江山。

  诚言讲,即便他之前在北境称王称帝,她一样无能为力。

  宣政殿前,晞光沐浴着一道身影,萧愈看着敞开的殿门,薄唇勾起一抹弧度。

  十年,这座宫城,他又回来了。

  随着宣政殿内走入的身影,朝臣更加屏息,没有人敢肆无忌惮的直视,皆埋头抬眼,小心翼翼的打量。

  走进来的人,似乎与众人心里所想象的大相径庭。

  他未着戎装,更未佩剑,没有刻意扮演凶神恶煞,只一身再寻常不过的玄色衣袍,他比传言中更加年轻,面容甚至可称为英俊。

  他不像是领兵进京的豪强,更像是气质超群的世家贵公子。

  一时间,宣政殿内渐渐生出些细语,众臣像是被来人的外表蛊惑,莫名松了口气。

  而此刻,大殿之上原本最能沉得住气的摄政长公主,却在看清楚来人后,大脑一片空白。

  李琬琰不敢相信的看着走进来的人,萧愈,萧夫人,阿愈……

  他竟没有死。

  “你肯放我走?”他似乎不信。

  “我已打点好一切,出了城门你便弃车骑马,你多年未出宫,我命人绘了去北境的地图,你带着去找你父兄。”

  “可我走了,你怎么办?”他担心。

  “我是父皇的亲女儿,他舍不得杀我,你不一样,你父兄不一样,你尽快回北境送信,让你父兄早做准备。”她忽而抱住他:“阿愈,我不能再让父皇错下去了,谢氏满门忠良,我不想你们落得那般下场。”

  他回抱住她,亲吻她额前的碎发:“待我回到燕北,将此次风波平息,便让我父上表,向你父皇求亲,求他赐婚于你我。”

  萧愈负手立于大殿中央,他只身入殿,气定神闲的接受着大殿内无数目光的打量,姿态比龙椅上的小皇帝更像是这御极殿的主人,有恃无恐,好似整个皇城已然沦为他的囊中之物。

  “节度使长途入京,真是辛苦辛苦,本丞与长公主殿下已在宫内略备接风薄酒,不知节度使可否赏光?”丞相范平率先出言,满脸赔笑。

  萧愈闻言未看丞相,只将目光落向大殿龙椅旁,那身影清瘦单薄的女子身上。

  他瞧着李琬琰震惊愣怔的模样,薄唇扯出一抹弧度:“我的确…想与长公主殿下叙一叙旧。”

  萧愈话落,眼见丞相一愣,满殿朝臣同样疑惑。

  叙旧?长公主殿下与幽州节度使怎会有旧?

  李琬琰在朝臣们交头接耳的议论声中回神,她攥紧衣袖下的手,强迫自己镇定:“萧将军驻守北境,抵御外辱,是大魏的功臣,是百姓之福,本宫设宴为边疆百姓感谢将军。”

  这场被丞相临时安排出来的接风宴设在御花园中的积云阁。

  此楼台乃先帝朝所建,楼高仅次于御极殿,坐于楼上可将御花园风景一览无余。

  李承仁喜欢这里,李琬琰时常陪着弟弟来此处,但今日,她再登积云台,却觉身处数九寒天,如芒在背。

  丞相本欲陪宴,却被萧愈手下驱逐出宫,她贴身的宫人也全被扣在外面。萧愈被邀入皇宫,他的万千兵马顺理成章涌入宫门,从积云台上向下望,整个御花园被萧愈的兵士团团围住。

  李琬琰在想,若萧愈想在此处杀了她,只怕禁军连楼门都进不来。

  李琬琰独自坐在楼内,她没想到萧愈还活着,或是说谢珣还活着……她以为他被叔父杀死在回北疆的途中。

  十年过去,李家与谢家的血仇更深了,而谢珣更换了母姓,改字为名,成了如今的萧愈。

  步履声拾级而上,愈发清晰的落在李琬琰耳里,像是铁锤敲响鼓面,声声砸在她的心上。

  等待的时间里,她脑海中翻滚过过往的许多事,却唯独对当下的困局一片茫然,她想象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吱呀’楼阁的门被从外推开,李琬琰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看向走进来的身影,她静坐在窗边未动。

  方才在宣政殿,她们之间相隔的远,如今他走近了,她才发觉,十年的岁月将他面容刻画的更填棱角,褪尽少年稚气,双眸锐利逼人。

  他走近了,她同样发觉他手中正把玩着一柄匕首,刃锋凛冽。

  李琬琰注视萧愈手中的匕首片刻,神情不变的收回目光,她该料到的,萧愈一定会杀她。

  昨日当她知道幽州节度使领兵进京时,即便身陷困局,她仍相信自己,威逼也好利诱也好,总能想出一个暂时安全的法子,制衡强敌,等待援兵。

  可当她在宣政殿看到走进来的人是谢珣时,她所有的权衡利弊对他来言毫无用处,无论是他们之间昔年旧怨,还是皇室与谢氏的血海深仇,他都有足够的理由杀她泄恨。

  李琬琰仰头看着走近身前的萧愈,未及开口,冰冷匕首已架在颈侧,她感受到那里的疼,细微又尖锐,似乎有灼热的液体顺着脖颈淌下来。

  她想说的话堵在口中,刹那间,她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

  “你竟敢派人去北境传消息,你眼里还有没有朕!”

  “朕养了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合该杀了你!”

  “你以为凭你的本事就能救下谢氏?即然同朕里应外合杀了谢珣,便别想着会有回头路。你以为你传个消息,谢珣在地下便不会恨你了?”

  “让她去先帝牌位前给朕跪着,跪到死!”

  “公主殿下,陛下命奴来告诉您,谢家二子的尸首找到了,谢家谋逆之罪也已判下来,满门抄斩……”

  过去的十年里,萧愈曾无数次地想,再见到李琬琰,他定要亲手杀了她,如同当年她对他一样,弃如敝履,赶尽杀绝。

  萧愈握着匕首,架在李琬琰颈侧,他瞧见她被剑锋轻易割破的肌肤,浸出血来,衬得她的肌肤愈发苍白。

  萧愈微微眯眼,只要他再稍稍用力,便可割破她的动脉,一击毙命。

  此刻,他很想瞧一瞧她的反应。

  萧愈垂眸看着李琬琰,似乎连岁月都格外眷顾美人,倏而十年过去,她的五官与年少时无异,只更填了风韵妩媚,可在她的眼角眉梢,他却再寻不到当年半分天真烂漫的情态。

  萧愈盯着李琬琰,忽而冷笑,似是回了神。

  想她当年的手段,为了她们家的皇权江山,为了她最贵无二的地位,她不惜费尽心机,与他虚与委蛇,只为要他全族的命。

  她少时的天真烂漫,就像她对他表现的情深一片,全都是她装出来的罢了。

  萧愈手中的匕首贴着李琬琰白皙纤弱的长颈缓缓向上,轻佻抬起她的下颚,他俯身压近,冷眼看她震颤不止的长睫,凉凉一笑。

  “当年你假意助我逃出皇宫,又在半途埋伏无数杀手取我性命,可曾想过还有今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