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_囚欢
书荒啦文学网 > 囚欢 > 第11章 第1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第11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11章第11章

  《囚欢》最新章节第11章第11章

  李琬琰将外面守着的宫人全部遣退,她站在寝殿门前,深呼吸后,推开殿门走了进去。

  萧愈的身影出现在梨花木质的镂空月亮拱门后,他站在她床榻旁的烛台前,似乎在望着烛光出神。

  李琬琰走到月亮门旁,顿住脚步,环视一周,确认殿内再无旁人,又将目光重新落回萧愈身上。

  将入夜,窗外一片暗色,燎燎烛光照亮萧愈侧颜的轮廓,英挺的鼻梁如刀削般笔直,剑眉斜飞入鬓,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灯火下,浓密的眼睫在他光滑的皮肤上,留下一片阴影。

  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李琬琰都不得不承认,萧愈是她此生见过,最令她动心的男子。

  李琬琰穿过月亮门,朝萧愈走去。

  “本宫提前不知王爷大驾光临,劳王爷久候。”她话落,没听到萧愈的回应,一步步走上前,最后在烛台前停住脚步。

  萧愈终于抬头看过来,他的眼神即便穿越火光,仍不带丝毫温度,他看着她冷笑:“只你我两个人,你还要演戏吗?”

  李琬琰闻言一默,便也直接问:“那王爷前来,有何指教。”

  “你去见裴铎了?”他负手绕过烛台,走到她近前,俯视问道。

  “嗯,”李琬琰答了一声,接着补充:“拜王爷所赐,他的腿伤了一条,日后难再习武。”

  萧愈闻言却嗤笑:“你心疼了?”

  李琬琰微微蹙眉,抬眸不解的看了萧愈一眼,接着转身往殿中的茶案去,案边上散落几本奏章,都是几个老臣联名弹劾萧愈的,她也不知萧愈可看过了,只动手先收拾起来。

  萧愈将李琬琰的举动看在眼里,他一步步跟着她去:“一条腿算什么,本王没要他的命,已经算轻的了。”

  李琬琰在茶案旁坐下,亲自加炭烧水,开始做茶:“王爷喜欢喝什么,本宫这里有岭南新送来的茶团,可要尝尝?”

  萧愈听着李琬琰的答非所问,他盯看她一阵,忽而隐起眼底的愠色,在她对面坐下,看着她垂眸专心做茶。

  李琬琰一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很快做好茶,第一杯抬手递给了萧愈。

  萧愈目色沉沉的看着李琬琰递来的茶,忽然抬手,将茶盏打翻在地。

  盏中刚做好的茶还滚烫,有些洒在李琬琰手背上,很快生出一片红。

  李琬琰表面上波澜不惊,她缓缓收回手,抬眸去看萧愈。

  “你觉得本王留你这条命,是让你锦衣玉食,安享荣华吗?”

  他坐在她富丽华美的寝殿中,看着她身穿的一匹千金的绫罗绸缎,眸底神色阴鸷的厉害。

  李琬琰本就隐隐作痛的心脏,经此一遭,跳得愈发剧烈,她的唇瓣微微发白:“那王爷想要如何?”

  “我要如何做,才能求王爷高抬贵手,饶我一命?”她话落,唇角弯了弯,不知是在嘲讽谁。

  萧愈盯着李琬琰,不肯错过她面上的任何表情,他闻言亦笑了,抬指敲敲了茶案,示意李琬琰过来。

  李琬琰起身,绕过茶案,绕过地上的茶盏碎片,走到萧愈身前坐下。

  她刚落座,下颚处蓦然一疼,接着她被用力向前一拽,她的鼻尖撞在萧愈面上,她向后挣扎躲开一段距离,接着又被拽着靠近。

  彼此的唇近在咫尺,李琬琰感受到萧愈温热的气息洒下来,她此刻心脏疼得厉害,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他控制着她,不许她退,却也不主动前进,就这般僵持着,任由两人的呼吸肆意交缠。

  李琬琰想起今早在万音阁,她躲开了萧愈。

  她本是跪坐在地上,如今身子前倾,双手一时无处安放,寻不到着力点,姿势愈发难受,偏又被萧愈锢住,退也退不得。

  心跳快得像是要从胸膛里蹦出来,李琬琰背后已泛起一片冷汗,她很怕自己再僵持下去,就要晕死在这。

  索性闭上眼,无处着落的双手,环上萧愈的脖子,她的身子顺力前倾,微凉的唇瓣碰上萧愈的薄唇。

  这不是她们第一次亲吻。

  很小很小的时候,她曾以为他睡着了,偷偷亲他,可他却在双唇触碰的一瞬睁开眼来。

  她原本只是好奇心作祟,想要浅尝滋味,可他睁开眼,反客为主的将她压.在.榻.上,那个吻,就像南境的梅雨,绵长的,让她觉得骨头都要醉了。

  他看着冷冰冰的,唇却是温热的。

  李琬琰吻住萧愈,等了好一会,都不见他有动作,她没了气息,微微张口喘气,她想作罢,可脑袋刚向后,便被萧愈的大手按住,她们的唇重新贴在了一起。

  李琬琰搞不清楚萧愈究竟何意,她心脏胡乱跳的厉害,想了想,试探的张口,轻含住他的下唇,他依旧不动,她心里一横,湿润的舌尖,软软的舔.过他的唇。

  下一瞬,天旋地转,李琬琰不及反应,已躺倒在地上,她庆幸萧愈扣在她脑袋后面的手没有收回,她只怕自己经不得一撞,便会昏死过去。

  再往后,便由不得李琬琰做主,她胡乱的承受,褪了血色的唇很快就红润起来,之后便是疼,萧愈不停的咬她,咬的她唇瓣生疼,后来唇齿间尝到一抹腥甜,李琬琰知道,那是她的血。

  不知多久,李琬琰觉得寝殿的蜡烛好像熄灭了一样,天昏地暗的,漫长的她要晕过去。

  后来,萧愈总算放开她,他撑坐起身,衣冠不乱,手指蹭过嘴唇,抹掉上面的血迹。

  李琬琰察觉到光线一点一点涌入眼里,她躺在地上,额上一片汗,四肢发软,实在没有力气动弹。

  萧愈拿起茶案上,已经凉了的茶,饮了一口,他转头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李琬琰。

  她的衣裳乱了,领口微微敞开,雪白颈上的牙印还泛着红,墨发间的几支凤钗滑落,缕缕青丝铺散开,有几缕不乖巧的,胡乱散落在她潮红的小脸上,她的鼻尖也红,美目半睁浮着一片湿.漉。

  萧愈的目光在李琬琰身上几经辗转,最后落在她被咬破的粉唇上,几滴血落在上头,衬得她容貌愈发妖冶艳绝。

  “本王将府上的舞姬送过来,记得好好学舞。”他语气难得有几分和善。

  李琬琰听在耳里,她虚弱至极,只能先轻声应下来。

  萧愈难得见李琬琰如此听话,他略微倾身,抬手将李琬琰面上的碎发拨开,露出她整张小脸,她的肌肤有几分烫。

  他收回手,站起身,又瞧了瞧还躺在地上不肯动的她,倒没再要求什么,径自离开。

  萧愈走后,明琴很快跑进来。

  她先注意到地上的碎片,接着看到倒在茶案后面的李琬琰,她惊得低呼一声,冲过去,发现李琬琰还清醒着,只是额头上全是冷汗,豆大的汗珠正顺着她的眉骨,一滴滴淌下来。

  “药…去拿药。”李琬琰开口,呼吸已有几分艰难。

  明琴闻言从惊吓中回过神,连忙跑去妆台上,从匣子里拿出一个暗红色的小药瓶,急跑回李琬琰身边,倒出一粒黑色的药丸,喂到她口中,又匆匆拿起茶盏,用水将药丸送下去。

  李琬琰吃了药,又疼了好一会,心跳终于开始慢下来。

  “殿下,要不要叫何院首?”

  明琴话落许久,见李琬琰不应,便知殿下是不肯惊动人。

  她看着李琬琰唇瓣上的血,她就是再傻,也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李琬琰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终于有力气慢慢坐起身,明琴扶着她,回到床榻上。

  这一夜,李琬琰睡得格外不安。

  翌日早朝,正是要商讨禁军调选之事,李琬琰心知她昨日罢了唐德,今早丞相不会肯轻易罢休,等下又是一场风波。

  去宣政殿前,李琬琰又含了一颗药。

  明琴看着担心,忍不住提醒:“何院首说这是救急的药,不得已才能吃。”

  “本宫心里有数,”李琬琰看明琴手里攥着药瓶,期期艾艾的小表情,又叮嘱:“不许告诉何筎风。”

  明琴显然是不情愿应下,她在未央宫外,目送李琬琰带着内侍前去上朝。

  朝堂上,李琬琰提出让彭陈二人接替裴铎,掌管禁军时,丞相果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说彭陈二人资历尚浅,之前更是闻所未闻,又说陛下生病,长公主忧心焦急,一时思虑不周也是情理之中,总之让彭陈二人总管内宫宫防实在不妥。

  却是对将外宫宫禁交给霍刀一事,半字不提。

  丞相一党在旁边帮腔助势,提议李琬琰换掉彭陈二人。

  自然也有意见不同的朝臣,站出来询问丞相,可有什么其他好的人选。

  有人先一步替丞相回答,说之前的副统领唐德,便是个可靠人选,资历比彭陈二人高出许多。

  此话一出,便激得性格耿直的大臣出言讽刺,说他们司马昭之心,其心可诛。

  双方大臣在殿下越吵越激烈。

  座上,李琬琰看了看一旁沉默不言的萧愈,她在等他先开口,他定然是和丞相站在一起,她思索着他会有什么说辞,她又能怎么反驳。

  丞相几人和御史们吵了几轮,略占下风,便打算搬救兵,开口请示摄政王。

  朝堂上一时安静下来,众人都看向先前一直沉默的摄政王,想听一听他会有什么说辞。

  有的御史决定后面闭口不言,不敢明面上与摄政王作对,有的御史已经想好反对是说辞,只等摄政王开口,有的御史观察长公主的反应,打算跟着李琬琰的态度是进或退。

  宣政殿上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等着萧愈开口。

  李琬琰也在等。

  她甚至准备好了应对他的说辞。

  可萧愈只是稍微抬了抬眼皮,语气慵懒,透出几分漫不经心:“本王觉得,长公主的人选不错。”

  萧愈话落,几乎是一锤定音,丞相党人面面相觑,终也没人敢站出来反对。

  御史们紧接着出言拥护,彭陈二人的副统领之职,彻底定下。

  下朝后,李琬琰在去御极殿的路上被萧愈截住。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