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_囚欢
书荒啦文学网 > 囚欢 > 第20章 第20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第20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20章第20章

  《囚欢》最新章节第20章第20章

  萧愈走后,李琬琰浑身无力,她疲乏的厉害,索性放纵困意席卷而上,直接睡在了柏茗堂。

  再醒时已是日暮西垂之际,明琴一直候在门外陪她,回到未央宫,李琬琰发觉之前守在外面的侍卫全部撤了。

  宽衣沐浴后,李琬琰觉得身子清爽了,这番似乎没有前一次那么强的后遗症。她便一边吃酥酪,一边坐在书案前批折子。

  暖黄的烛光映在美人容颜上,照亮的肌肤犹似一块无暇白玉,缱绻的睫微湿的发,被甜水润色的唇瓣娇艳欲滴,举手投足透出几分慵懒,

  李琬琰看着看着折子,忽而想起什么,唤来明琴:“将库房的册子拿来。”

  明日是萧愈的生辰,听他先前的意思,是要在王府设宴,宴请群臣。

  李琬琰拿着册子挑出两份厚礼来,一份以陛下的名义,一份以她的名义。

  “明日你和御前的吴总管,代本宫和陛下将贺礼送去摄政王府上。”

  明琴站在旁边听了,犹豫问:“殿下…您不去吗?”

  “不去了。”李琬琰将册子合上,丢到一旁,继续看折子,今天膳房酥酪做得格外好吃,她吃光一碗,又让明琴再取一碗来。

  明琴听了,先上前收起被李琬琰丢至书案一角的库房册子,又端起空碗,俯了俯身:“是。”

  许是下午睡足了,李琬琰精神状态格外好,一连将这些日子积压的折子全看完了,过了子时,才觉困倦,睡前饮了碗安神药助眠,一觉睡到晌午才醒。

  李琬琰起床后,看到明琴已经将她昨晚列出的礼单全部装箱,她想起昨天伤得不轻的何筎风,她能理解萧愈把她悄悄送去北境的人抓回来,却不明白他为何要和何筎风一个御医过不去。

  “本宫有几瓶消肿化瘀的良药,你出宫的时候顺便送去何府,替本宫看看何筎风。”

  明琴应下,去宫中小库房取药,不久神色匆匆的跑回来。

  李琬琰正坐在妆台前梳头发,见明琴的神情,疑问道:“出什么事了?”

  明琴听了先是摇头:“回殿下,是霍刀,在宫外求见殿下。”

  李琬琰闻言,不必细想,也知他是为萧愈前来,她继续梳头发:“先让他在外面等着,就说本宫尚未起身。”

  明琴见了霍刀,原是有几分慌张的,生怕他们又来找事,可不想李琬琰的反应竟如此漫不经心,她眼见李琬琰情绪从容,一时也跟着稳定下来:“是。”

  明琴重回到宫门口去见霍刀:“长公主殿下尚未起身,霍副统领有什么事且先候着吧。”

  霍刀闻言不及回应,便见明琴转身往回走,顺道带上了未央宫的大门。

  霍刀身后跟了几个侍卫,都是幽州军出身,才被新编入禁军中,他们眼见未央宫朱红色的大门在面前轰然关上,不由面面相觑。

  有人上前问为首的霍刀:“大人,您可是得罪了这位姑姑?”

  霍刀手里握着百八十斤的长戟,闻言回首看了看身后人。

  身后人便继续解释:“好歹也请您进宫里坐着等啊,再不济…也能帮咱们传个话不是…”

  虽还是春日里,正午的阳光却不减毒辣,照在略厚重的侍卫铠甲上,不一会便出了一身的汗。

  霍刀本就生的高大黑壮,站在烈日下晒久了,额角开始一滴滴往下掉汗,他不禁开始思考手下人的话,心里道怪,不曾啊……

  李琬琰在宫里吃了盘新鲜的瓜果,瞧了瞧窗外的阳光,算着时辰,日头已过了最热的时候,她唤明琴,将霍刀召进来。

  明琴开了宫门,打眼瞧见还等候在外的霍刀,看他面颊黑里透红,活像个烤熟的地瓜,她心里想笑,只觉解气,面上依旧端得一本正经:“殿下醒了,霍副统领请吧。”

  霍刀闻言,将手中的兵器转身交给下属,抬起大手擦了擦面上的汗,大跨步迈过未央宫的门槛。

  霍刀站在寝宫入殿的玄关处,隔着一道山水屏风,行了个礼:“启禀长公主,摄政王让臣来送帖子,今晚王府设宴,还望殿下务必前去。”

  霍刀从怀中掏出帖子,交给明琴,明琴绕过屏风入殿,双手递到茶案前。

  李琬琰用银制叉子叉起一块汁水饱满的月白梨,垂眸瞧了瞧案上的帖子,她思付着霍刀口中那‘务必前去’四个字,她原以为萧愈此时是不打算让她出现在朝臣面前的。

  李琬琰慢条斯理的将梨块吃下,才回道:“本宫知道了,退下吧。”

  李琬琰现下有些猜不准萧愈的心思,若说她没有向刘常怀借兵之前,他们大还可以在表面上维持个友好和平的假象,在朝臣们面前做做戏,现下闹到这般地步,萧愈本该连和她做戏的心思都没有才对。

  明琴有些担心,生怕是一场鸿门宴。

  李琬琰又吃了几粒葡萄,便开始沐浴更衣,她多日未去上朝,想来外面早已传得众说纷纭,朝臣们这些时日连上的几道请安折子,足以看出他们的不安。

  李琬琰特意挑了一件庄重华丽的裙裳,不知怎得,她今日的气色较前几日多了些红润,涂上胭脂,姿容愈发艳丽夺目。

  李琬琰定了彭副统领带一百禁军随驾出宫,又将陈副统领召来仔细叮嘱一番内宫宫防,以保证御极殿的安全为重中之重。

  天色将晚,李琬琰坐凤撵出宫,前往摄政王府。

  此时摄政王府内已宾客如云,丞相携夫人,和自家孙女侄女一共三个妙龄姑娘登门为萧愈贺寿。

  丞相的小心思,在场谁人看不出来,但可巧,朝中大半官员都全带了女眷,每位夫人身边都依偎着一个乖巧娇俏的女孩,环肥燕瘦,一眼望去,像御花园中的花朵一样娇艳养眼。

  李琬琰的车架快到摄政王府时,已有内侍先一步跑去通传,等马车停在王府门前,到场朝臣们全部站在府门外相迎,李琬琰扶着明琴的手踩着三级杌凳走下马车,意外的在一众人群中看到了萧愈的身影。

  他今日竟穿了件红色的锦袍,负手立在人群中央,显得愈发鹤立鸡群,俊俏的像个新郎官。

  众臣跪地,唯他一人静静站立,墨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白玉为冠,李琬琰忽而想起,当年他的弱冠之礼,观礼的只有她一人。

  李琬琰收回与萧愈对视的目光,看向地上拘礼的众臣,道了句平身。

  她与萧愈并肩走入王府,众臣随在身后,入了王府后花园,才知里面还候着乌泱泱的一众女眷,期间妙龄少女不下百人。

  李琬琰到王府的时辰刚刚好,萧愈下令开席,她的位置被安排在他的旁边,不高不低,既不损她颜面也不失他威严。

  主位下,右边首位坐着丞相,他身后坐着的三位姑娘,容貌一个赛一个的出挑,风情各异,各有千秋。丞相后面是其他朝臣按照官职高低依次落座,李琬琰目光扫过每一位朝臣身后,或多或少都跟着位妙龄少女。

  李琬琰不禁挑眉,细想想,倒也是意料之中。

  萧愈如今虽三十有余,但看容貌却不显,剑眉星目,俊美无俦,在场男子无一能及,单这张脸,就足够讨女孩子们欢心,更别提他手握七十万大军,实力乃天下诸侯之首,如今又是王位之尊,他日振臂一呼,改朝换代,王妃变皇后,对于任何家族来说,都是不愿放弃的诱惑。

  李琬琰收回目光看向坐下左侧,为首坐着的是位面生的老者,简单的青衫布衣,打扮虽不富丽,气度却让人过目不忘,他身边还坐了两位年轻男女,女孩子生得很明艳,正嘟着嘴和身旁的男子撒娇,似乎有几分不高兴。

  贺兰月实没想到今日萧愈生辰宴会来这么多女孩子,她一瞧她们望着萧愈含羞带怯的目光便气不打一处来。

  贺兰月揪着贺兰辰的衣袖,又气又委屈:“愈哥哥是我的!”

  贺兰辰生怕贺兰月闹起来,面上无奈堆笑:“是是是,今日贵客如云,你不许砸王爷的场面。”

  贺兰月听了抬眼望向萧愈,看他在明亮灯火下英俊的容颜,一时又眉心舒展,眼睛一弯,痴痴笑起来:“愈哥哥穿红衣裳可真好看。”她说着,目光不由侧移,看向萧愈身边的女子:“那位便是长公主?”

  “生得像仙子一样,是不是宫里的人,生得都特别漂亮?”她歪头问自家哥哥:“一点都看不出来老哦,不过她年纪比我大那么多,在愈哥哥心里一定比不过我。”

  贺兰月算着李琬琰的年纪,已经先一步把她排除在情敌之外。

  贺兰辰顺着自家妹妹的疑问向主位上看去,可看了一眼,便再难收回目光。

  他一时形容不出,眼见的女子有多美,他只觉周遭的声音都寂静了,唯有自己的心跳,一声声‘砰砰’响在耳畔。

  “哥。”贺兰月蹙眉推了贺兰辰一下:“你发什么愣?”

  贺兰辰回神,连忙低头收回目光,他的脸从上到下,一路红到脖子根。

  萧愈的目光从贺兰辰通红的脸上收回,面色微微变冷,他侧眸去看身旁的始作俑者,却见李琬琰正低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手上的竹签菜单,还端起手边的茶盏,若无其事的饮了口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