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_囚欢
书荒啦文学网 > 囚欢 > 第4章 第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章 第4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4章第4章

  《囚欢》最新章节第4章第4章

  李琬琰再醒时是在未央宫,黄昏十分,寝殿里已掌起了灯。

  明琴手里端着盆热水从外头进来,发现李琬琰醒了,小跑着上前,她蹲在床榻前,鼻尖红红的:“殿下您总算醒了……”

  李琬琰抬手揉了揉额头,脑袋里还有些混沌:“本宫是怎么回来的?”

  她记得她在保和殿宴请萧愈,后来群臣都走了,只剩他们两个……

  明琴吸了吸鼻子,低头用热水洗帕子:“是…是摄政王派人送殿下回来的。”

  萧愈?

  李琬琰闻言微愣,他竟有这般好心?

  她抬手接过热帕子,盖在脸上,温热的触感舒缓着神经,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拿下帕子,低头问明琴。

  “本宫睡了多久?”

  “殿下自昨晚回来,一直昏睡到现在,后半夜还发了热,何院首一直守着,见您退了热,刚刚才走。”

  “昨晚?”李琬琰眉心微蹙:“那今日早朝……”

  “陛下来看望过殿下,后来被丞相大人亲自接去上朝,摄政王今日也临朝了,并没出什么乱子。”

  明琴如常叙述,并未觉出不妥,可李琬琰听了,却慢慢攥紧手中的帕子。

  她病得太不是时候了。

  萧愈临朝的第一天,她本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

  摄政王一位,看似威胁皇权,其实真正针对的是她。

  只要皇帝对萧愈还有用,萧愈短时间内就不会去伤害弟弟。

  但她不一样,无论是在朝臣还是在百姓心中,她都可以被轻易取代,先帝刚去那几年,她抱着襁褓中的弟弟仓促登基,不服她的大有人在,说她牝鸡司晨,窃权乱政。

  她步步为营,苦心维持多年,直到斩杀了曹猛,才坐稳摄政长公主的位子。

  萧愈明显在夺她的权,他本有兵马,等他坐稳朝堂,随便一个理由就可以杀了她,甚至都不需要理由,就算她死了,朝臣们也无人敢言敢怒。

  李琬琰不敢细想,若有一天她死了,阿弟一个小孩子坐在朝堂上,要如何应对萧愈,应对丞相,应对那些首鼠两端的朝臣。

  她这条命,一死容易,可她死了,阿弟怎么办,宗亲们怎么办。

  李琬琰掀开被子,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衣裳黏在身上,极不舒服,她吩咐明琴备水。

  颈侧刺痛不止,比昨日更厉害了些,李琬琰踩着鞋下榻,走到妆台前,解下缠在颈上的绢布,伤口露出来,又红又肿,像是发了炎。

  李琬琰拿起药粉,洒在伤口上,她忍不住轻‘嘶’一声,咬了咬牙,多洒了一些,又重新将伤口包好。

  浴室里备好了水,李琬琰脱下潮湿的寝衣,踩着石阶,一步步走进汤泉里。

  明琴侍奉李琬琰多年,可她每次服侍长公主沐浴,还是会忍不住脸红。

  实在因为长公主生得太美,肌肤滢白胜雪,通身没一处瑕疵,长腿细腰,明明轻盈纤瘦,可那处偏偏……

  明琴向池水中洒玫瑰花瓣,无意瞥见李琬琰半浮出水面的酥-胸,明亮烛火下,那一片肌肤柔滑的似在发光,上面沾了水珠和花瓣,愈发绝艳诱人。

  明琴瞬间埋下头,耳朵滚烫起来,她咬住嘴唇,心里默念罪过罪过。

  李琬琰入水后便闭上了眼,不知为何,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像现在这般疲惫过。

  她从前不敢病,每每都强撑着熬过来,可今日醒来,她突然很怕自己会撑不住。

  记忆愈飘愈远,李琬琰忽而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萧愈的情景,她那时才七八岁,在御花园中荡秋千,远远的瞧见一个内侍领着一个身量高挑的少年从前面走过。

  她问身边的嬷嬷那少年是谁,嬷嬷见了,有些忌讳的压低声音告诉她:“那是三镇节度使谢家的小公子。”

  她彼时还不懂什么三镇什么节度使,只觉得那少年生得分外耀眼,他步履匆匆的走过,无意间偏头看来,目光相对,她看到了他朗若星月的眼眸,可惜他眼里没有笑意,一片清冷。

  明琴出去准备熏香,再回来时看着闭目养神的李琬琰,几番欲言又止。

  “怎么了?”李琬琰睁开眼,看着明琴问。

  明琴咬了咬唇,语气有些不安:“摄政王刚刚派人来说…说想见您。”

  “摄政王进宫了?”

  “摄政王昨夜宴后留宿宫中了。”

  “住在哪?”

  “听说住在柏茗堂。”

  柏茗堂……

  李琬琰在心底默念,那是萧愈母亲,萧夫人曾经客居宫中的住所。

  李琬琰出浴,擦干净身上的水珠,换了身干净寝衣,回到寝殿,看见窗外的天已经彻底黑下来。

  “他可说了什么事?”

  明琴替李琬琰擦头发,摇了摇头:“那人只说摄政王在万音阁等殿下。”

  李琬琰不禁蹙眉,这个时辰,萧愈叫她去万音阁做什么。

  万音阁原隶属教坊,先两朝从教坊分出来,单独设于宫中,里面的乐师舞女多服务于宫中各类的庆典。先帝常去万音阁,便有不少舞女凭借姿色一跃成为妃嫔。

  明琴话落见李琬琰久久不言,抬起头从镜中悄悄瞧她的反应,犹豫问道:“殿下去吗……不如奴婢去回了。”

  李琬琰不想去也得去,她现在还没有惹恼萧愈的实力。

  她见明琴拿起熏香,挥了挥手:“不必了,早去早回。”

  及腰长发还带着几分潮湿,随意绾了个发髻,李琬琰照例换了件高领的华服,这些年她的衣裳多是庄丽的深色,与她明艳的容颜格外不符。

  李琬琰不想太多人知情,只带了明琴一人前去万音阁。

  行至附近,李琬琰便听见阁内传出的笙歌,寂寂深夜里,万音阁内的灯火分外通明。

  楼阁前,驻满了萧愈的士兵,见到李琬琰,简单行了个礼,推开楼门,请她进去。

  明琴欲跟着却被拦在外面,她本想喝一句放肆,可抬头看见侍卫一脸凶神恶煞,一时怯怯的抿了抿唇。

  李琬琰回头,看见被拦住的明琴,又看了看驻守在万音阁的众多士兵,开口吩咐:“你留在下面吧。”

  “……是。”明琴还有些不放心,可一抬头见李琬琰已转身上了楼。

  ‘嘭’一声,万音阁的门又被侍卫从外关上。

  李琬琰愈向上走,丝竹声愈清晰,她甚至可以听见舞女旋转,裙摆铃铛碰撞的声音。

  李琬琰走到楼上,推开阁门,里面的人渐渐注意到她,众人先是意外,紧接着回了神,乐师放下乐器,舞女停了舞蹈,众人跪地请安。

  一众眼花缭乱散去,李琬琰终于看清了,坐在里面的萧愈。

  李琬琰抬脚迈过门槛,走进阁内,她垂眸看着跪了一地的衣.着.暴.露.的舞女,又看了看慵懒坐在席上,面色晦暗难明,不停饮酒的萧愈。

  阁中酒香与脂粉香杂糅在一处,忽明忽暗的烛火下,满室的旖旎滋味。

  “王爷好兴致。”

  李琬琰淡声开口,随后挥了挥手,跪地的舞女乐师起身悉数退下。

  有几个舞女路过李琬琰身旁,她发觉她们面色绯红,目光暗暗流连着席上的萧愈,神色似有不舍之意。

  李琬琰蹙眉,她复看向萧愈,朦胧灯火掩去了他的戾气,一双桃花眼无情似有情,玄色锦袍下身姿修长挺拔,他本就生得俊美无俦,如今又是大权在握的摄政王,也难怪这些妙龄女子倾心荡漾。

  萧愈手中端着酒杯,听见李琬琰的话没有开口,由着她将乐伎悉数遣退。

  “王爷找本宫何事?”

  等伶人们全部走远,李琬琰才开口询问。

  萧愈闻言低笑一声,他将杯中酒饮尽,随后撂下酒杯,微微眯眸看向远处站着的李琬琰。

  “叫你来扫本王的兴,”他的笑意未及眼底,喜怒不明的开口:“过来。给本王斟酒。”

  李琬琰站在原地迟疑片刻,随后举步上前,走到萧愈身边坐下。

  她靠近他,鼻息间的酒香越浓烈,她拿起酒壶斟满酒,单手端起酒杯递给萧愈。

  萧愈垂眸瞧着李琬琰端来的酒盏,迟迟未接,他目光落在她露出的一截玉腕上,隐隐的似乎能闻到一股玫瑰香。

  李琬琰举杯等了许久,都不见萧愈动作,正欲收手,手腕忽被一个滚烫的掌心攥握住。

  那只手分外有力,像是钳住了她的脉搏,隔着她的皮肉,要将她的骨头碾碎。

  李琬琰下意识想要挣脱束缚,挣扎间浅盏中的酒水洒出来,湿了两人的衣裳。

  她未及反应,下颚上便是一痛,下一瞬眼前的光线暗下去,萧愈的呼吸倏而拉近,他们的鼻尖撞在一起,周遭都是他的气味。

  李琬琰身子一僵,美目不禁睁大,纤长的睫微微颤动。

  萧愈清晰的闻到了李琬琰身上的玫瑰香,在那些刺鼻的脂粉气里,她的气味愈发幽深好闻,他指腹揉.着她白皙的下颚,一下比一下用力,像是把玩着什么喜爱的物件,他的手常年握剑,手背修长好看,指腹却覆着一层粗糙的薄茧,蹭过她的肌肤,很快生了红。

  他手上一时用了些力,将她的下颚抬得更高,呼吸交错间,彼此的唇近在咫尺。

  李琬琰面庞微微发烫,不知是不是酒香熏得,脑中的思绪忽然混沌起来。

  时间像是静止了,不知这般过了多久,她耳畔忽而响起一声冷笑,带着几分鄙夷。

  钳在她下巴上的手松了开,萦绕在她呼吸间的酒气顷刻散了,她微微抬眸,正撞进萧愈的眼里。

  “可是觉得本王会吻你?”他嘲讽笑着:“只是你这般心如蛇蝎的女子,本王觉得脏得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