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_囚欢
书荒啦文学网 > 囚欢 > 第6章 第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第6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6章第6章

  《囚欢》最新章节第6章第6章

  萧愈午后醉在了柏茗堂。

  梦里他回到十年前,李琬琰穿着鹅黄色的罗裙,怀中抱着一只胖胖的狸花猫,站在庭院里朝他笑。

  他梦到亭台大雨,她钻进他的披风里,在怀中仰头偷亲他的下巴。

  他还梦到,她急匆匆的跑来找他,给他去北境的地图。

  梦里北境长川郡血流成河,他刚出生几个月的小侄女惨死在屠刀下,她的尸身被几个士兵挂在长矛上,抛起再接住,他姐姐疯了,受辱后死在了战俘营里。

  萧愈惊醒在柏茗堂里。

  当年受皇命征讨三镇的是驻守河朔南面的长平军,几年前他攻下河朔,虽下令降将不杀,但他还是找出当年统军的主将,斩首示众,那几个士兵,有的战死,活着的被他下令千刀凌迟。

  他想起始作俑者的先帝,想起李琬琰。

  拥挤的床榻上,空气稀薄的让人透不过气。

  李琬琰惊魂未定,她看着萧愈眼底的血色,奋力反抗想要将他从身上推开,可怜她一点力气,蚍蜉撼树般,根本无法撼动他分毫。

  萧愈被李琬琰的挣扎惹恼了,心烦意乱的扣住她的手腕,压过头顶,他目色沉沉的俯视她,眼底愈见狠厉。

  重逢已久,这是李琬琰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她心脏狂跳的厉害,呼吸间皆是萧愈身上浓重的酒气,熏得她头脑发晕。

  手腕被压在榻上,扣着她的大手分外用力,她不安的试图挣脱,却一时被攥得更紧,骨头被他捏得生疼。

  李琬琰急得想要踢开萧愈,可一抬腿,他的膝盖便压上来。

  “你做什么?”李琬琰又恼又狼狈:“放开本宫!”

  “本宫?”他听了,面色愈发阴沉,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今时今日,你还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本王若想,顷刻便可将你沦为阶下囚。”

  李琬琰最初实在有些懵,她本以为萧愈是叫她来商讨景阳伯的事,没料到进了房门,萧愈会是如此举动。

  现下听到他口中的话,却也一时想明白了。

  自萧愈领兵入京,至今也有半月之久,他一直隐忍着没杀她,想是如今终于耐心耗尽。

  李琬琰知道了萧愈的意图,反而冷静下来:“王爷拖延了这么久,是打算到今日了结吗?”

  萧愈冷笑看着李琬琰的反应,他知道她不怕死。

  “我确是该杀了你。”他单手钳住她的腕置于头顶,另一只手慢慢攥住她的脖颈,他垂眸瞧着掌心下她那不堪一握的细颈,只要他稍稍用力,便可折断。

  可他只轻轻摩.挲她颈侧细嫩的肌肤,那里原本的伤口愈合,留下一道浅粉色的疤痕。

  “可本王杀了你有什么意思?即便将你挫骨扬灰,也难解本王心头之恨。”

  萧愈的目光又悠悠转回到李琬琰面上,他的神情不知是醉还是清醒,像是与她闲聊般开口:“你知道,若本王带兵攻入皇城,你现在该是何下场吗?”

  他唇角噙着笑:“本王会将你丢进教坊司,千.人.骑.万人.枕,让你好好尝尝沦为阶下囚的滋味。”

  “你若敢自尽,本王就将宗室一个一个提出来斩首,李琬琰,到那时候你还敢死吗?”

  萧愈话落,终于看到李琬琰眼中情绪的波动,他像是抓住了她的命脉,她静如止水的神情破碎开,一双眼直愣愣的看着他,瞳孔一直在颤。

  萧愈心里忽而觉出些快感来,他早厌烦尽了她波澜不惊的态度,他乐此不疲的开口。

  “前朝的摄政长公主,你说…你可会成为头牌?”

  李琬琰怔怔看着萧愈,看着他的薄唇一张一合,她听他说出的每一个字,被他束缚住的手脚霎时冰凉一片。

  她紧咬住唇,牙齿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打颤,她直盯着萧愈,不知是气是怕,许久说不出一个字。

  李琬琰知道萧愈恨她,她自知欠他,这条命她活该赔给他。

  可她没想到,萧愈恨她如斯,杀她还不够,还要如此羞辱她。

  李琬琰相信,萧愈若想报复她,会有太多让她生不如死的法子,她也相信,他有实力说到做到。

  他们彼此对视,僵持许久,萧愈发现李琬琰眼睛红了,他微微眯眸,若她真肯掉一滴眼泪,他今日或许愿意饶了她。

  可她这般铁石心肠的人,哪里知道忏悔。

  萧愈回想起自己时隔十年,第一次回到柏茗堂时,这里的败景让他生气。

  这个女人真狠心,将盛满他们回忆的地方,糟蹋的如此破落。

  也是,她都不曾爱过他,又怎会留恋这个与他虚与委蛇,逢场作戏的屋子,在她心里,这间屋子就该同他的尸骨一样,烂成渣才对。

  萧愈回神,看着李琬琰的目光填了几分血色,他攥在她颈上的手愈发用力。

  “景阳伯在多年前,手上便有一条人命,他藏得再深,还是被本王挖出来了。”

  “李琬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可笑你自身难保,还想替别人出头。”

  李琬琰感觉到窒息,眼睛酸胀的厉害,眼圈里积满了泪,可到底,她仍没让眼泪掉出来。

  萧愈恨透了她这般模样,他像是腻烦了,甩开她,兀自从床榻上站起身。

  他像是想到什么,立在床榻前,垂眸睨着榻上的她。

  “教坊司新排了歌舞,本王瞧着不错,你去学来,下月本王生辰,跳给本王当贺礼。”

  昏暗的光线落在她面上,他话落,她的长睫似乎颤动了一下。

  萧愈没听到李琬琰拒绝,不禁冷笑一声。

  他转身,拂袖而去。

  李琬琰听见萧愈摔门而去,他的脚步声愈来愈远,她一动不动躺在床榻上,眼睛直直望着头顶的床幔,忽而酸涩的眼角有什么东西淌下来。

  萧愈离开柏茗堂,霍刀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阴沉的脸色,不敢轻易开口。

  萧愈径直出宫,回了京中的摄政王府。

  他想他当是疯了,方才才会有闲心与李琬琰废那么多口舌,他何必留她一条贱命,就该一剑了结她才痛快。

  他当然是疯了,才会因为在柏茗堂住了一晚,此后便整夜整夜的梦到她。

  他应该对她弃如敝履,不屑一顾。

  曾经的她,又有什么可怀念的?不过一个骗子罢了。

  他是为了报复她,才不杀她。

  萧愈坚信,等李琬琰尝了他曾受过的罪,等他泄尽了恨,他一定会亲手杀了她。

  霍刀跟在萧愈身后踌躇许久,终于等到萧愈面色和缓些许,他连忙上前禀报:“军师来信了,下月便从幽州启程来京,贺兰公子和贺兰小姐也会一道前来。”

  萧愈闻言未语,待走出十几步,他忽而开口问:“让你打探的禁军统领裴铎,可清楚了?”

  “回王爷,属下正想向您禀报,那裴铎是个孤儿,如今尚没有家室,孑然一身,这些年受了长公主提拔,才一路做到禁军统领,属下之前曾寻机与他过了两招,此人武功不低,做事极为沉稳,且对长公主忠心不二,属下愚见,若想招安此人恐怕不易,不如将其扳倒,找我们的人取而代之。”

  萧愈的思绪停留在‘忠心不二’四个字上。

  这么多年过去,她邀买人心的手段果然愈发进益。

  萧愈忽而想起这阵子,在耳边听到的诸多风声。

  听说太医院有个太医,也和裴铎一样,深受李琬琰器重,同样没有成亲。

  萧愈想着想着,眼底忽而生出些愠色来。

  这些年深宫寂寞,李琬琰身在其中,以她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说不定早对可利用之人,敞开裙摆,苟且寻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