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_囚欢
书荒啦文学网 > 囚欢 > 第7章 第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第7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7章第7章

  《囚欢》最新章节第7章第7章

  李琬琰不知道萧愈今日为何突然如此。

  或许他一早便想报复她,或许是他酒后发疯,又或许在这柏茗堂中,格外容易触景伤情,他思及过往,定然更加恨她。

  可她今日知道,原来萧愈如此恨她。

  明琴见摄政王从柏茗堂出来,带走一众侍卫,连忙跑进殿中去寻李琬琰。

  她推开房门,空荡荡的屋子里,李琬琰独自一人坐在床榻上,发髻松散,衣裙也褶皱得厉害。

  明琴心上一惊,她默不作声的走上前:“殿下……”

  李琬琰抬手整理着被萧愈弄乱的衣裳,让明琴重新替她梳头。

  明琴发现李琬琰眼角微红,像是哭过,可她在李琬琰面上又寻不到任何情绪,几经踌躇,还是忍不住开口:“殿下,摄政王他…他……”

  自从萧愈在积云阁拿刀抵了李琬琰脖子,明琴每每听到摄政王传召便忍不住提心吊胆,生怕他一个不冷静,就将长公主给杀了。

  “没事…”李琬琰知道明琴担心自己:“只是争执几句。”

  “可是为了景阳伯?奴婢多嘴一句,殿下实在不值得为他得罪摄政王。”

  李琬琰闻言沉默。

  景阳伯既做过如此错事,是死有余辜。

  萧愈这番如此大动干戈,又哪里是为了对付景阳伯,他是杀鸡儆猴,让她看看自己日后的下场。

  李琬琰知道,换成是她,只会比景阳伯死的更惨。

  回到未央宫时,天色已晚,晚膳时分禁军副统领唐德突然求见,说有要事禀报。

  李琬琰正心疑为何不是裴铎前来,将人召进来才知,裴铎今日下值出宫回家,竟在路上被受惊的烈马所撞,险些丧命,如今还躺在榻上昏迷不醒,太医看过,说折了条腿,能不能保住命,还要看天意。

  唐副统领走后,李琬琰再无心用膳,她透过窗子看着傍晚日落后的天空,再过不久,便要陷入漫长黑夜。

  李琬琰不相信这是个意外。

  裴铎手掌七万禁军,是她最重要的心腹,萧愈折了裴铎,定然是为了染指禁军。

  禁军是她和陛下最后的筹码,若禁军有变,她便如砧板上的鱼肉没什么两样。

  “召何筎风来,本宫亲自去看看裴铎。”

  明琴看了看桌子上基本没动筷的饭菜,劝道:“殿下多用些再去吧。”

  李琬琰这两日胃口不好,勉强多喝了几口碗汤,等何筎风从太医院赶来,正打算带着他出宫去裴府,御极殿忽然来人,说陛下突然晕倒了。

  李琬琰闻言惊骇,急忙跑去御极殿。

  她坐在床榻旁,摸着李承仁滚烫的小脸,焦心难安。

  李承仁的母妃分娩时难产,尚未来得及看一眼刚出生的孩子,便咽了气。先帝在李承仁几个月大时,也急病驾崩。

  这些年李琬琰长姐如母,亲手将李承仁照顾长大。

  何筎风跪在床榻前诊脉,神色愈渐凝重。

  李琬琰抚了抚弟弟的头发,迫使自己冷静,转头看向跪了一地的御前宫人:“陛下身体一向康健,今早还好好的,怎会突然晕倒?”

  宫人们不敢抬头,御前总管瑟瑟向前跪爬了几步:“陛下是在用晚膳时突然晕倒的,可膳食奴才事先都用银针试过,并没有什么不妥,试菜的宫人也没什么异样。”

  “将试菜的宫人带来。”李琬琰话落,看向诊脉的何筎风:“如何?”

  何筎风收回手,朝她摇了摇头。

  李琬琰心里一急:“什么意思?陛下不好?”

  “殿下恕罪,许是臣医术不精,并未探出陛下病因,不如殿下再多召几位太医前来一同看诊。”

  李琬琰命人去召太医,又让何筎风给试菜的宫人诊了脉。

  宫人脉象正常,十分健康。

  李琬琰握着李承仁滚烫的小手,心底忽而泛凉,她想起撞马的裴铎,弟弟突然病倒,难道也是萧愈?

  太医院所有太医陆续赶来,诊过脉后,大家都是一头雾水。

  太医们检查了近日来李承仁的衣食用物,也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妥,众人都觉得陛下这病来得实在蹊跷。

  好在病势不甚凶险,虽昏迷着,短时间内不至威胁性命。

  遣走太医后,李琬琰在李承仁床前守了一整晚。

  她整晚都在想,若是萧愈下的手,若是他下的手,她该怎么办,她如今根本没有实力与他抗衡。

  陛下生病,李琬琰下令取消了早朝。

  她想了无数萧愈对李承仁下手的原因,可能是他临时变了卦,没有耐心挟天子令诸侯,想尽快篡位登基,也可能他想杀了弟弟,另扶持一个由他摆布的襁褓婴儿。

  又或者,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报复她。

  李琬琰正打算去见萧愈,萧愈却先一步派人请她去万音阁。

  万音阁楼前,李琬琰看着驻守在外面的士兵,她忽然不理智的想,若她孤注一掷,七万禁军对三十万幽州军,可能拼出一条生路来?

  李琬琰独自上楼,今日阁中没有歌舞,她找到萧愈,发现他身边还跪着一个似乎是外域的女子,正小心翼翼的替他斟酒。

  他今日难得穿了件天青色的衣衫,不同往日或是玄色或是深紫,她这般遥遥看着他,忽而眼前恍惚,像是看到了十年前的少年,清朗和煦,看着她的目光永远浸满温柔。

  萧愈生来并不是随和的人,李琬琰见识过他对旁人的冷漠,少时的他只是无私的将少有的温柔全部给了她。

  李琬琰回了神,她走上前,看清楚萧愈俊美无俦的面容上,冰冷无情的双目。

  她望着他问:“摄政王可听说了,禁军统领裴铎昨日突然被惊马所撞,现下还命悬一线?”

  萧愈对上李琬琰的视线,闻言不置可否,他挥了挥手,斟酒的异域舞姬停下动作,从地上站起身,走到李琬琰身前低身一礼。

  李琬琰看着走到身前的异域女子不禁蹙眉,不解的看向萧愈。

  “这是本王府上的舞姬,最善教习舞艺,今日起,教坊司的新曲便由她教你。”

  李琬琰闻言,衣袖下的手慢慢攥紧,她盯着萧愈,盯着他面上漫不经心的笑。

  她紧攥着手,未染蔻丹的指甲陷入掌心,刺痛着疼。

  “陛下昨晚晕倒了,整个太医院都查不出病因,不知道王爷府上,可有什么良药?”

  萧愈闻言,与李琬琰对视良久,见她不肯退让的神情,挥手命异域舞姬退下。

  “你想说,是本王动的手脚?”他冷笑着站起身,一步步朝李琬琰走过去。

  李琬琰看着走近的萧愈,梗着脖子立在原地未退半步。

  萧愈站在李琬琰身前,他垂眸落在她苍白的面上,她仰着头与他对视,眼底密布的血丝轻易可见。

  “做与没做,王爷心里难道不是最清楚。”李琬琰宁愿萧愈否认,她宁愿是陛下自己生了病。

  萧愈闻言,忽而轻嗤一声,他抬手轻捏住李琬琰的后颈,棱角分明的面庞压低,温热的气息洒在她面上。

  “就算是本王做的,你又能如何?”

  萧愈的气息倏而拉近,他握在她颈后的手渐渐用力,李琬琰听到他的回答,身子一僵,她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眉眼,心口忽而疼得厉害,她忍不住闭上眼。

  “阿愈……”

  这声阿愈,隔了十年,隔了太多的血与泪,一出口,便让人心尖发颤。

  萧愈闻言一愣,旋即他的面色沉下来,眸底生出几分愠色。

  她低声下气的开口:“陛下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求你若要报复,只冲我一人可好?”

  萧愈料到李琬琰会这般说,他本还有几分怒气,可等她话说出口,他突然冷笑了笑。

  “本王如你所求。”

  他松开她细白的颈,退后一步,目光上下打量过她窈窕的身子,修长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撩了撩她鬓侧的碎发:“那胡姬最擅长跳.脱.衣.舞,你学来,先在此供本王解解闷。”

  请收藏本站:https://www.shlwx.com。书荒啦文学网手机版:https://m.shlwx.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